考慮到日本所面臨的艱巨挑戰,我們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結束日本二十年經濟停滯的決心,只能抱有敬仰之情。他的戰略,由大規模貨幣擴張、政府增支和結構性改革組成的「三支箭」,在理論上是可行的,但到目前為止只射出了一支半。
刺激計畫的效果旨在減少日本巨額債務負擔,但這目的卻因為增加消費稅,而被抵消不少。增加消費稅將令日本消費者減少消費支出,更令人擔憂的是難以改變的現實——快速老齡化且不斷減少的人口,這些現實將成為未來幾十年中日本經濟增長的制約因素。

但日本的問題並不是獨一無二的。

事實上,韓國也處在相似的軌跡上。不過,韓國可能比較有時間避免落入長期衰退的泥淖。

韓國有可能面臨著蕭條的未來,主要原因就在於其人口。韓國的工作人口以每年1.2%的速度下降,是經合組織國家中下降速度最快的。

韓國的低出生率原因很多,但兩大經濟因素最為關鍵。首先,家庭債務水準很高,吞噬了四分之一的家庭收入,其中最重的負擔在於按揭貸款。房價/收入比是美國的兩倍多。

其次,韓國家庭將收入的一大塊(平均為10%)用於教育。考慮到家庭儲蓄占可支配收入之比只有4%(1988年為20%),韓國家庭增加支出的空間已經極為有限。

此外,韓國勞動力市場中的女性參與率,是經合組織國家中最低的之一,30—39年齡段女性只有33%參加工作。這部分是因為與歐洲和美國相比,韓國人在育兒和工作之間,更加難以取得平衡。

韓國的女性勞動力參與率,甚至比育兒需求強勁的日本還低。此外,韓國在托兒所方面的投資不足,企業很少提供日托服務。韓國女性通常薪資不高,因此托兒服務對她們來說往往成本太高。

最近,韓國提高了最低正常退休年齡,但這對改善勞動力市場前景來說,只是杯水車薪。中小企業雇用了88%的工人,但其薪水遠低於財閥(大型集團公司),中產階級占國民收入的比重也在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