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因為絕對豪華或有什麼米其林推薦,可是當知道「桝一客殿」的存在,就希望有一日能成為它豐富故事中的一小粒碎片。

是一個非常有故事的住宿地方,起源本來就是一個有著悠長故事的老鋪酒造場,但是因為一個金髮女子的介入、因為一瓶閃耀著金屬光澤經過半世紀再次復活稱為「白金」的酒,這故事起了戲劇系的變化,同時可以期待的是這故事似乎可以持續下去而且愈來愈精采。

美女老外加失傳老酒,讓300年日本老酒莊變身時尚新寵

位在長野小布施的「桝一市村酒造場」創業於一七五五年,目前是由第十七代家主掌理事業。原本市村家代代是以「造酒」「醬油」和「味噌」為主要事業。後來順應時代,在江戶時代也開始製造和販售小布施名產栗子點心,以「小布施堂」為店號成為小布施栗子點心的御三家之一(知名度、地位和銷量排在前三位),因為栗菓子事業一片看好,甚至放棄了原來的醬油和味噌製造家業,製酒則是為了維繫傳統枝幹而維持小規模的製造,同時年年虧損。

要不是一個叫做Sarah Marie Cummings(莎拉)的美國女子,市村家可能就會以栗菓子為基業穩定經營。

Sarah 熱愛東方文化,也投入東西的交流,因為長野冬季奧運來到長野工作。第二年(一九九四年)就自我推薦加入了「小布施堂」事業體,同時成為日本第一個歐美人的「利酒師」(日本酒評師)。

一九九六年市村社長提出「株式会社桝一市村酒造場の再構築」,計畫將「酒藏」(製酒倉庫)改裝成為大眾餐廳,以平衡製酒事業的虧損。這時跳出來大大反對的正是Sarah,她跟社長提出:「給我兩個星期,提出一個更有概念的企劃案!」兩星期後提出的企劃案居然是,邀請規劃「PARK HYATT 東京」室內空間的名設計師John Morford,將酒藏規劃為一個稱為「藏部」的高質感用餐空間。

一家鄉下地方的餐廳?要動用大都會頂級飯店的國際設計師?

這樣經費一定會大幅增加,社長一開始當然反對。可是在平價餐廳動工的前五天,社長被Sarah 說服了,一九九八年十二月「藏部」開張,隔年同樣由John Morford 改裝桝一市村酒造場本鋪。

二○○七年旅宿「桝一客殿」開業,旅館腹地上除了寄り付き料理餐廳「藏部」、可以吃到茶懷石的「小布施堂本店」外,還有酒吧「鬼場」、義大利餐廳「傘風楼」,以及位在「桝一市村酒造場本店」內可以試飲各式銘酒的和風酒吧「手盃」。

如果只是以上提到的精采營業企劃,可能讚歎的點就會停在老鋪酒場再生成功上。可是真正讓人佩服這將近三百年老鋪的轉身故事是,社長願意惜才並接納Sarah 的建議,不但帶入西方的設計觀念,同時也再次將熱情放入傳統的製酒上,讓傳統的製酒技術跟現代的時尚感性結合,得以獲得新的能量,並傳承到下一個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