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年時去觀賞了「機器戰警」(RoboCop) ,這是1987年的經典重拍,沒有原版本好,但還算好看。「機器戰警」吸引我的地方在於它不全然是機器,而是機器與人的混和,有人的腦袋、機器的身體,又稱「生化人」(Cyborg),全劇最扣人心弦的就是機器與人性的衝突。

類似的題材被拍成過很多電影,其中最好的是2004年威爾史密斯的「機械公敵」(I, Robot),根據科幻小說大師阿西莫夫 (Isaac Asimov) 1950年的小說改編,片中史密斯身體一部份也是由機器構成。

在文創產業,也漸漸有機器(電子)的影響。今年葛萊美獎囊括5個獎的大贏家法國電音雙人組合傻瓜龐克 (Daft Punk),不僅音樂電子化,兩個歌手打扮從頭到尾都是機器人;至於台灣的Lady Gaga謝金燕,也是以電子舞曲創造出獨特風格。

機器人的靈魂不是外殼,而是腦袋,也就是人工智慧。40年前電腦還未普及,更沒有人想到如何將電腦與機器結合起來,即所謂的「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

物聯網在今年CES消費電子展大放異彩,不管是穿戴裝置、智慧家庭或智能汽車都和此有關,機器人也是物聯網某種形式的體現,可以說物聯網從今年起真正跨入一個新的階段。網路發展花了15年的時間總算逐漸成熟,現在是網路和實體世界結合的大好時機,O2O和物聯網都印證了這個趨勢。

曾寫過多本未來學書籍的Google工程總監柯茲維爾 (Ray Kurzweil),認為科技能增強人類腦力,讓人具有超人般能力,柯茲維爾預估最快在2100年前,人類部分肢體或器官將被機器零件取代。最近Google發表針對糖尿病患的智慧型隱型眼鏡,將來可不間斷把資訊送上眼前,最終將資訊送進人的視覺神經。

Google近日又收購了英國人工智慧公司DeepMind,總收購價5億美元,為Google有史以來最大規模歐洲併購案,該公司專門開發「機器學習」技術。Google一系列的布局點出了未來世界的方向:電腦、網路與實體環境結合,走向整體智能化,很可惜台灣沒有人往這個方向去好好思考。

唯一和這個趨勢沾上邊的是鴻海。由於中國人口紅利不再,製造成本上升,鴻海已開始研究如何導入機器人進行自動化生產;美國正積極推廣「美國製造」,也是靠3D列印和自動化生產技術。機械是台灣的強項,但台灣沒有將機械和電子整合,形成光、機、電一體化的製造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