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kia曾是芬蘭的驕傲,更是芬蘭經濟支柱之一,2000年時,Nokia的營業利益達80億歐元,佔了芬蘭GDP的4%,不過隨著Nokia在智慧型手機潮流中江河日下,2011年降到了剩下芬蘭GDP的0.5%,最後更淪落到將手機業務和部分專利組合以74億美元賣給微軟的下場。

而在此過程中,Nokia也免不了裁員的陣痛,在2012年以前,Nokia都是芬蘭最大的雇主,2000年時,Nokia在芬蘭有2萬4,000名員工,到2013年年底,只剩下1萬零600名員工。若再加上芬蘭以外的員工,人數就更驚人了。

那麼Nokia是怎麼對待這些員工呢?

就在裁員的決定一開始,Nokia從董事長到資深主管們,就開始規劃轉職銜接計畫(Bridge programme),他們認為,要對離職的員工,做到職業道德上的最大照顧,而非只達到法律上的最低標準。

轉職銜接計畫適用於1萬8,000名Nokia全球裁員員工,幫助他們找到新的工作,包括為了幫助他們轉職到全新工作所提供的教育訓練,以及如果員工打算創業,則協助他們成立新創事業。如電視錄影及分享 App,Tellyo就得到Nokia投資2萬5,000歐元。

在芬蘭,轉職銜接計畫幫助了5,000名員工,並協助成立400家新創事業。許多Nokia專業人員,產生無數新創事業,如開發App遊戲《部落戰爭》(Clash of Clans)的Supercell,也是前Nokia員工所創辦。

除了投資以外,Nokia也授權員工Nokia的技術專利,如新創事業PulseOn就取用了Nokia的運動脈搏測量技術,5個股東中有4個是前Nokia員工,而Nokia不但投資數萬歐元,還幫助新公司取得銀行貸款,這筆資金讓PulseOn撐過了前10個月的草創時期,之後獲得創投的投資,規模擴大到13人,將於今年推出產品。

甚至若Nokia已不需要的部分,如MeeGo作業系統,則直接由員工帶去創業,為它開創新機會。MeeGo由前Nokia員工創立的新創公司Jolla Mobile取用其中的元素後,改寫為Sailfish手機作業系統。Nokia大可拒絕授權,或是要員工簽下競業禁止條款,就可活生生的扼殺MeeGo的新應用,但是Nokia卻是鼓勵而非阻止。

Nokia的人才與轉職資助,使得芬蘭新創企業百花齊放,不僅沒有讓芬蘭因為Nokia倒下而「亡國」,許多芬蘭人反而認為Nokia的衰退,使得芬蘭經濟結構更為健全,由眾多新創公司簇擁,不再只依賴Nokia單一支柱。

而Nokia的裁員方式,更成為「芬蘭作風」的典範,Nokia過去以經營上的成功成為芬蘭驕傲,現在雖然衰退,對待離職員工的高規格待遇,闡揚了芬蘭人道精神,一樣是芬蘭的驕傲;過去Nokia本身是芬蘭經濟支柱,如今化為數百新創企業,一樣支持著芬蘭的永續發展。

雖然Nokia強調,這個轉職銜接計畫,第一要務,是要照顧離職員工個人的利益,第二要務,是善盡對社會的責任,至於公司的利益,不在考慮範圍之內。但是,誰說這樣的作風,最後許多有形無形利益,不會回歸到Nokia身上呢?

─本文獲「科技新報」授權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