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在參加一個平日晚上舉辦的研討會,會場裡面非常擁擠,參加人數接近300人,全都面向舞台,上面有4位講者參加這場座談,坐在桌前面對著觀眾。今晚的議題是來自4個不同領域的講者:有顧問、銀行、科技業和新創公司,如何看待台灣的未來和亞洲經濟發展,大中華市場的競爭格局,以及什麼是台灣年輕人進入到國際就業市場和開始職場生涯時該考慮的事情。

我坐在後面,靜靜地聆聽和觀察會場。其中一位講者,在銀行工作,過去是我研究所同學,現在在香港工作。他邀請我參加這場活動,並希望在活動後能夠一起聊聊。不像其他目標是邀請知名業界領袖的活動,那可能會帶來太舊或跟現在世代距離太遙遠的過時建議,今天晚上的活動目標是盡可能清楚地提供有用、有價值的相關建議,於是所有的講者都不到35歲,只比聽眾年紀大一點,希望能盡量提供接近和有用的觀點。

幾分鐘後,他們開放發問,講者們輪流回答問題,多數參加者都是20-30歲,許多還是學生或是剛剛進入職場的年輕上班族。

在聽了前幾個問題之後,有一個有趣的趨勢開始顯現出來。到了第7個問題時,很明顯的是有4或5個問題的措詞是這樣的:

「台灣現在經濟很不好,我們這一代對中國年輕人可能會失去競爭優勢,你有什麼感覺?失業率很高,現在平均起薪很低,你有什麼感覺?現在的政府很沒效率和方向,你生氣嗎?你會怪政客,我們應該認為自己運氣不好嗎?」

在第8個問題後,那個顧問舉起手並對著麥克風說:

「你們都非常熱情地的發問,這當然是個很好的現象,但我想要提醒一件事,我的建議是停止問:你有什麼感覺或是你生氣嗎或你感覺失望嗎這樣的問題。你問這樣的問題有可能會得到什麼?如果我回答:對,經濟不好,所以我很不高興,那又怎樣?明天早上,我們還是要解決同樣的問題,面對同樣要被解決的議題。難道我的答案在任何方式上能夠幫助你的生活或是未來的選擇?讓我們專注在核心問題上,以及我們可以如何一起努力找出原因並改進。」

根據我自己的經驗,他的回應是真的。我之前就有觀察到類似的差異:到我們進入職場,並接近30歲時,許多人都有參加過許多演講活動或是研討會,而在參加過美國、亞洲和台灣的活動之後,有些細微的差異會浮現。

在美國,開放問答時,當講者是一個傑出的商業領袖或是之前職業生涯中有經歷過一些挑戰的話,問題往往會是這樣:

「先生,你在創投產業中有豐富的經驗。當你在5年前處理財務危機時,什麼是你最主要的考量點和優先順序?解決最關鍵問題的思維和策略?」

如果我們停下來想想這個邏輯,這個問題是很有道理的。更有經驗的成功者坐在我們面前,而我們有很難得的機會可以了解他們面對某些問題時他們是如何不同地思考。我們問問題是希望能夠學習他們的思考過程和自我管理能力,這樣在未來我們能夠在自己的生涯上有更好的表現。

我們在問:「你做了什麼?」這樣我們可以學習在我們自己的未來中如何做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