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俄羅斯總統普京來到瓜地馬拉城,為俄羅斯申辦今年的索契冬奧會加油打氣。他知道,成功獲得主辦權是整個過程中最容易的一步。許多人笑話說,只有俄羅斯會提出在亞熱帶海濱度假勝地舉辦動機體育大會。但是,儘管關於周邊山脈降雪不足和俄羅斯基礎設施能力不足的擔憂,已經逐漸被打消,仍然有一個嚴重問題揮之不去:恐怖主義威脅。

索契位於北高加索地區,蘇聯解體後,這裡經歷了車臣的長期野蠻武裝叛亂,臨近的達吉斯坦隨後更是成為伊斯蘭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的溫床。事實上,普京果斷地對北高加索分裂主義實施無情打擊的舉動贏得了俄羅斯人民的一致支持,時任總統葉利欽也因此在1999年把他作為自己的繼任者。

入主克里姆林宮後,普京軍事勝利和政治和解雙管齊下,成功使車臣恢復平靜,車臣與其說是俄羅斯的真正的一部分,不如說是附庸於俄羅斯的一個封建汗國。結果,在過去12年中,俄羅斯和車臣以及車臣內部一直保持著和平。

恐怖主義才是更頑固的挑戰。2002年,車臣戰事臨近尾聲時,北高加索恐怖分子綁架了一家莫斯科劇院中的數百人。同樣地,2004年北奧塞梯別斯蘭(Beslan)的數百名學生遭到武裝集團的劫持。這兩起襲擊的總死亡人數超過了500人。

2005年,伊斯蘭武裝分子包圍了北高加索地區首府納爾奇克(Nalchik),並佔領了一天。2010年,達吉斯坦自殺襲擊者,在莫斯科地鐵製造了兩起爆炸事件,至少40人喪生。2011年,莫斯科多莫傑多沃機場又發生一起類似爆炸事件,37人喪生。儘管普京表示準備授權採取針對可疑恐怖分子的打擊,「不管他們身在何處」,但恐怖襲擊仍在繼續發生。

可以說自蘇聯解體以來,恐怖分子無時無刻不再與俄羅斯開戰。但他們鬥爭的目標不再是高加索某片地區的獨立,而是建立一個基於伊斯蘭教法的獨立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