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到過年,最應景的當然就是紅包了。人到了一定年紀,紅包就會從「輸入」轉為「輸出」。收紅包容易,但包出去就難囉,這可不是你包個一兩年就能掌握技巧的事。雖然你google就可以找到一大堆告訴你怎麼包的資訊,但我相信你看完之後,還是會對「怎麼包」這件事感到一個頭十個大。因為家家戶戶狀況都不同。

你可能到五、六十歲還是無法參透紅包的奧義,因為「包紅包」這個行為,正好碰觸到規範倫理學最關鍵的問題之一:如何用量化指標來表達不可量化的倫理價值?

比如說包給鄉下的某個不熟叔公好了。你小時候是有收過他幾次紅包,幾十一百塊的,長大之後去他家拜年,阿是要包多少?一千?好像不太對等哦?

有些人會說,不如包給他家的後輩來解決,可是他家的曾孫輩要是有一脫拉庫要怎麼辦?每個都包一百?台灣的幣值和三十年前有一樣嗎?裝死?裝死不包人家會不會覺得我很小氣?

不親的人就已經是這樣了,不要講是熟的人。包給父母要多少?包給再上一輩呢?

第一次包,要包多少才不失禮?包多少才會讓家中長輩覺得自已混得還可以?又不會對其他平輩造成壓力?其他平輩包多少?長輩會不會拿來比較,說閒話?所以包多一點?

可是第一年包太多也不行。第二年呢?和去年一樣?會不會讓人覺得沒有經濟成長?所以要越包越多?那第一年不能包太多囉?但第一年太少又太寒酸呀!

到底要怎麼辦啦!

有時還會碰到進一步的道德互動推斷,擾亂原初的規劃。就像許多結婚、訂婚時的聘金只是擺盤用的,男方會先和女方確認好,確定對方不會收或事後會還,那你就可以打腫臉充胖子去借一堆鈔票來擺。但若是人家的行動不可預期,你的擺盤就不可能那麼氣派。

同樣的,包紅包也牽涉到預期回收,你包給甲家的總金額為X,甲家回包給你家的最好也是X,或在可預期的將來(人家小孩長大可以回包給你的小孩)回包給你家「X+通貨膨脹」。這誰算得出來呀?誰有這美國時間記二、三十年的新年紅包帳還加利息?結婚禮金還有可能,連小屁孩的紅包都計較,被人知道不是會被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