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須坦白的說,從小到大,我們家從來沒有貼過春聯,那種有上下聯與橫批的那種,最多就是貼一張寫著恭賀新禧或是根據生肖而有寫著「馬到成功」之類的紅紙,而且都是里長或議員送的免錢那種。

許多家長都會讓小朋友寫,雖然不是好看,但掛在家門口也頗有拙趣。但我們真的從來沒有這種雅興,首先是因為住公寓,鐵門剛好在轉角處,實在無處可貼。再來就是家裡根本沒人寫書法,也不會懂對句,只知道五月黃梅天要對三星白蘭地,詩詞書畫沒一樣通的,對我們來說那好像是外省家庭才會做的事。

高中時每週都要交一篇週記與書法,週記一定是抄報紙的一週大事,書法我都直接把帖子墊在紙下描,每次都拿九十幾分,覺得自己實在有點偽君子。有兩位同學就很有勇氣的當真小人,他們直接拿黑色奇異筆寫,內容竟然寫著什麼李登輝真偉大,郝柏村我愛你之類的,因為是用奇異筆,所以他們時常在回家的公車上就完成書法作業了。這兩位後來都考上了台大,難怪我們每位總統都是台大畢業的。

照片裡的人在「曬春聯」,當然不是用太陽曬,而是用空氣門吹乾。台北車站裡有名家寫春聯活動,排隊拿到的民眾利用原本防止冷氣外洩的風扇吹乾。如果有人要送我春聯,我還不知道要貼哪裡,甚至看不懂上面寫的是什麼意思。以後有機會,買塊地,蓋個三合院,也許就會想在大門上貼一幅了。

作者簡介_吳毅平

當過幾年攝影記者,拍了許多人與貓。 近年來拿相機打零工維生,把貓當成人來拍,把人當成貓來拍。 攝影理念是,把自己當成貓,躲在角落,靜靜地等待事情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