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沒有人會把美國聯邦準備理事會(Fed)和中國人民銀行(PBOC)視為共同體,但是這兩者不約而同經歷相似的遭遇,而且全都不甚愉快。

去年六月十九日,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奇(Ben S. Bernanke)在記者會上示警,如果經濟局勢繼續轉好,聯準會打算開始減少購買長期債券,特別是一旦失業率跌至七%以下。這段話立刻引發市場一陣消化不良:股市不支倒地、美國國債殖利率飆升,而且新興市場憂懼美國流出的資金會開始反向回流,貨幣因而走弱。

事實上,由於市場反應過於激烈、令人震驚,一票聯準會官員覺得有必要出面澄清。他們忙著解釋,聯準會的「量化寬鬆」政策可能只是會逐步減弱,而不是突然中止,況且,選在何時、何種手法逐漸減少買債,應該是取決於來日釋出的數據資料;尤有甚者,沒有人膽敢保證年底前失業率可望跌至七%以下。

無獨有偶,六月十九日當天,中國人行決定不再為國內嚴峻的信貸市場提供額外流動性。早在官方發布消息前兩週就傳出兩大中型銀行拖欠債務的謠言,銀行同業間短期拆借利率因此從五%飆升至七%。投資者期待中國人行會一如既往的出面干涉,以免利率繼續上竄,拖累經濟發展。

但中國人行卻打定主意不動搖。官員憂心,銀行放太多錢給房產開發商與大型國營企業(在很多情況下,這兩者指涉的對象是同一個);他們也擔心銀行本身的財富管理部門從隔夜市場借太多錢,並轉手提供高風險的投資商融資。

中國市場的反應一樣很激烈:主要股市上海綜合指數應聲重挫、銀行同業拆息率猛飆至二五%,加深各界擔憂金融體系的穩定度。

這景況並非中國官員所期。和美國聯準會如出一轍,他們發現,有必要澄清並回頭檢視處理過程。他們一再保證將會「引導市場利率回到合理區間」,並注資信貸市場以支持他們的發言。兩家央行的聲譽已遭質疑,無論哪一回的後續處理都無法挽回。雖然六月十九日不算什麼「史上恥辱的一天」,卻會讓這些央行官員刻骨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