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in Asked:如何突破生技業的天險?

看Mr.Jamie的網誌有約莫一年半時間了,很喜歡裡面接收到的新知,也讓我養成每天至少花一小時來大量閱讀新知。很佩服每天早上大量閱讀國外書報,然後將心得想法內化成簡潔文字訴說這世界我們不見得知道,但必須知道的事情。

我是陽明大學的碩士生,大學專業項目是台灣醫療環境中待遇相對不佳的師字輩醫檢師,雖然不太爭氣地還沒考到執業證書,想藉由研究所的修習可以改變未來討生活的專業,偏偏關於生科的負面新聞頻傳加上當年的宇昌案重挫生科環境。國內生技業者對於長期的投資往往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一項藥品的研發到上市中間耗費的資金足以讓生技廠的現金燒盡,因此才會著重於有短期利潤的保健食品。

對於所謂台灣廠商要做的是創新我一直心有戚戚焉,但是巨額的資金消耗對於台灣規模不大的生技廠商而言真的是件大問題。想請教Jamie對於這個看似無法突破的天險以及對於國際市場的了解有什麼看法呢?

Dear Austin,

謝謝你的長期支持。

我不是生技產業的專家,但根據側面了解,一顆新藥研發到上市的費用事實上不是最主要的問題,前後三期臨床試驗過程以及上市後市場接受度(醫師願不願意寫處方、保險公司願不願意給付)的低可預測性,才是真正的根源─事實上,與半導體設備的投資比起來,新藥開發算是便宜的,但兩種投資的成功機率與總體期望值,新藥卻是低上許多。(我甚至有讀過報導指出新藥開發的整體產業投資期望值是負的)

試想,同樣要投資10億元本金,如果眼前有以下兩種投資機會,你會選擇哪一種?

A.50%機率拿回100億元,50%機率拿回0元
B.1%機率拿回6,000億元,99%機率拿回0元

雖然B的期望值較高,但多數人可能會選擇A,因為B的成功機率實在太低。所以在風險投資裡面,投資額、期望值往往不是問題(期望值太低的投資機會根本沒有人會考慮),反而不確定性才是最大的關鍵。

過去台灣與美國這個生技的領導市場有相當距離,對於FDA(美國食品藥物管理署)、醫療通路、醫師、保險公司的生態掌握度較低,這又讓生技投資的不確定性更加大,因此大家更不敢投資新藥開發。然後近年來,生技產業事實上逐漸找到方式克服這些問題,聘用對美國生技生態有深度了解的專家,把離我們較近的中國也視為主要市場等等,都能降低不確定性,讓新藥開發的投資機會更誘人。也因此永豐、潤泰等集團,近來都陸續進駐生技投資領域,包括智擎、基亞、太景、台微體、台灣醣聯、中裕等新藥開發公司,目前為止也都有不錯的進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