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讀高中的時候,我有一個英文老師叫Nelson,她很受學生的愛載。Nelson人很嚴格卻很公正,許多被她當掉的學生依然很尊敬她。她很少誇獎人,但被誇獎的人一定不會忘記。跟她一起的短短時間裡,她常常跟我們分享她的理念。

評論必需寬容,因為每個人都有站在台上的一天。
誇獎必需公正,不然就失去了它的意義。
鼓勵是無私的,你有機會就應該讓他人更好。

這對於還是高中的我們真的很難理解,但隨著年紀與經驗的增長,卻越來越能體會裡面的意義。

會拍照,更要會鼓勵人
說真的,會拍照的好處是理解自己多無知。(攝影/John Tao)

評論很簡單,但做事很困難。在我攝影專欄還沒連載前,有時會覺得一些職業攝影師拍的普普通通,一些業餘的則真的是完全沒有概念。但從開始有自己的專欄後,慢慢的發現本身的不足,到現在是做得很心虛,認為許多初學者比我強太多。這些是因為立場上的轉變而得到的理解。有如每個人都可以指出一台手機哪裡沒做好,但真被要求自己做一台出來給人評論,我相信大家都會傻眼。

否定他人不代表自己的優異,評論中立一點,對自己只有好處。畢竟說實在,多少人真正理解自己所評論的事物?

我很少誇獎人,但講的一定是真心話,許多的攝影朋友也都是保持這樣的態度。因為人要進步,需要知道事實,而事實不一定好聽。但也只有透過這樣的過程,才能真正面對自己成長。去誇獎不該誇獎的事物,有如明知人走錯路卻在旁邊說:「走得好!」,實則是害了他。當然攝影是很主觀的,沒有對錯,但至少該以誠相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