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許行業在任何時代都是穩賺不賠的行業,例如過去的鹽、糖、酒或樟腦,這些受到政治專賣許可創造出許多巨商。今日的特許行業並不僅限於商品也可能是服務,就像遠傳ETC。

2002年,台灣突然大量採用BOT模式營建各種大型公共建設,遠通ETC是這波BOT濫觴中的重大案件。2006年,遠通ETC扯出弊案風波,但在政府護航之下仍順利拿到經營權;2007年,遠通推翻原本承諾的價格堅持調漲,政府也只得買單。從這段歷史看來,遠通的特許權不只是透過政府公權力維護自己「獨佔」的強勢地位,甚至可以反過來跟政府議價,讓自己站在制高點;換言之,遠通ETC根本是個超越國營企業的存在。

像這麼一個可以自由訂價又毫無競爭者的案子,根本是隻只賺不賠的金雞母。聰明的企業拿到這種案子,最好的策略就是盡一切力量維持低調。試想,如果遠通的經營者夠聰明並且建置出品質無話可說的軟硬體系統,那麼eTag就會自然地融入大眾生活,即使微調價格或者拉高最低儲存金額都不容易引起爭議。然而,遠通卻做了相當笨的事情,就是過度壓榨成本,服務品質極為粗劣。

成本控制是所有企業都得持續關注的重大議題,但降低成本的前提是維持品質。遠通沒有仔細做好研究,例如設置的感測器位置、間距密集程度、電磁波強度,這些都是必須反覆實驗計算的結果。然而遠通卻選擇草草了事、匆促上路,不要說硬體設備不夠盡善盡美,軟體程式也漏洞百出。而當系統不堪負載時,遠通居然選擇說謊而非誠懇道歉,更是一次糟透了的危機管理。

遠通之所以敢如此無法無天,最大的主因還是2002年簽下的不對等合約。政府站在合約弱勢的一方,未來如果想收回管理,就得付出50億天價的回購成本,這也讓兩任交通部長郭瑤琪跟葉匡時投鼠忌器。

遠通倒也不用高興得太早,這個案件不會長期懸而不決,政府總有一天會收走這隻金雞母;而遠通背後的遠傳即使家大業大,真的得罪政府也別以為可以平安無事,政府中也總會有人知道該怎麼擋你財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