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是當今世上最重要的貨幣。但是,好景還能維持多久?美元,身為唯一真正全球通行的貨幣,若淪陷於美國國會提高聯邦政府債務上限的惡鬥,是否會因此受到無法挽回的傷害?美元,身為世界主要的儲備貨幣,一向擁有「囂張的特權」(exorbitant privilege),全世界都會跟著它岌岌可危嗎?

可以肯定的是,散播美元已面臨黑暗末日的人高喊著「狼來了」,這已經不是頭一遭了,也不會是最後一遭。二○○七年,次級房貸危機爆發時,市場普遍預測美元將深受重創,事實上,拜投資者尋找避風港而大舉購入美國國債所賜,美元升值了;隔一年雷曼兄弟倒閉後,美元再度受避風港效應因禍得福。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數據資料證實,這些衝擊幾乎沒有撼動美元在各國央行外匯存底持有組合中的主導地位;同樣的,國際清算銀行(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彙集的資料也顯示,美元左右全球外匯交易的影響力,一如它在二○○七年時的地位。

然而,下一回美國國會如果未能及時提高債務上限,導致國債違約,將是一次截然不同的衝擊,影響也不可同日而語。

當年,投資者為避開次級房貸崩潰及雷曼倒閉的風險,一窩蜂搶進購買美國國債,就是看中美國國債所提供的「安全性」與「流動性」。在危機時期,這兩者正是最具價值的特性;然而,一旦真的違約了,這些也恰是正中要害的特性。

有些人認為,美國國債是一項安全的收入來源,一旦違約發生時,他們將是首當其衝的受害者。儘管財政部將優先償還國債持有人,寧可對承包商或社會安全受益人違約,但「美國政府會付清帳款」的這個想法,已經不再被視為理所當然。國債持有人應三思而後行。


違約對市場流動性造成的影響也很巨大。電子網路聯邦結算系統(Fedwire)雖由美國聯準會運作,用於金融機構之間轉帳,卻非用來清算違約證券的交易,因此,資金轉移系統將會凍結;此外,為美國國債提供貸款的證券附買回市場(repo market)也會無法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