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大學教師,總是常聽到一些(不知道我的專業是啥只知道我在大學教書的)旁人說:「這種事還是要交給你這種大學教授來解決啦!」

其實這段話有兩個嚴重的錯誤:

一、我只是助理教授等級,雖然可以統稱大學教授,但有些「大教授」對於我們這種等級太低的學術圈賤民被稱「教授」會非常感冒,為了我個人生命財產的安全起見,請一定要修正您的用詞。

二、事情千萬不能交給教授來辦,一交給教授,絕對完蛋。

我們就看看這次成大南榕廣場的命名事件就好。你可以看到一堆教授事不會辦,話不會講,提案一下有提沒提併提亂提,完全不知道在搞什麼鳥,最後弄個「不予命名」的結局。等於鬧了半天啥都沒有做出來,只潑了自己全身大便。

最後一戰還留一堆話柄給人抓:「鄭南榕很像伊斯蘭的炸彈客」、「也可以叫黃煌煇廣場啦!」這種自以為講出名言嘉句,實為榕樹下阿伯級的見解,雖然大學中人已經聽習慣了,但一次曝光在大家面前,還是造成了全國噴飯的效果。

難怪一堆大學教授不敢給人錄影。

相對來說,另一端的學生會態度、手段都很明確,你知道他們在幹嘛,雖然話講得又臭又長,沒人看得完,但至少知道他們主張就是要定名為南榕廣場。

所以說咧?

大學教授連一個學校,一個院,一個系都治不好了,你還要他治國喔?許多事實都在在證明這點,只是百姓們沒注意到。

偏偏台灣人就是一直期待大學教授治國,講求官員的學歷和研究經驗,造成我們現在的中央大員,除了總統的錦衣衛系統和地方派系世家出身者之外,全是大學教授。世界各國內閣擁有大學教授證書的比例,應該沒有比台灣還高的。然後呢?治理得很好嗎?

其實大學教授離開自己的學門,甚至離開自己的研究主題,就只是一位普通的榕樹下泡茶阿伯。不是說那些真的榕樹下阿伯就絕對不行出來當官什麼的,而是阿伯們能講出多擺爛的意見,大學教授們也有可能講出一樣擺爛的意見。

可怕之處在於,阿伯只是嘴砲,頂多口水噴到對面的另一個阿伯,而大學教授會出來當官,擁有實權,他亂講亂做,小則當個爺們,大則舉國「燒毀~」。

補充一點,我們偉大的領袖馬總統也是大學教授。

別再期待大學教授幹嘛了,他們研究做好書教好那就夠了,就像榕樹下阿伯認真聊天就好了,大家各安其份,天下太平。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