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出現錄影功能後,人們隨手就可以錄下周遭當時的影像。不過,有許多是社會上平常不過的小事,被錄下影像,上傳放在youtube等視頻平台後,新聞再加以報導,就變成了大事:上周的「珍珠哥」,以行李占據博愛座位子、用珍珠奶茶的粉圓怒擲出面勸阻的老伯,而莫名奇妙的名噪一時,「珍珠哥」還被搜尋起底、丟了工作。

不過,這邊所要說的,不是自以為是的鄉民正義,也不是「珍珠哥」一時魯莽的行為、卻遭逢這種待遇是否過度,而是總是觸動台灣人神經的「博愛座」。

搭乘大眾交通工具時,都會看到博愛座,從它的英文「Priority Seat」,更能突顯它的涵義:這個座位「優先」讓給某群人坐,而這群人大概是長者、孕婦、小孩或是行動不便的人。

大致上來說,充滿人情味的台灣人,是樂於讓坐的。這是所以我們經常可以看到人們起身讓座的身影,或是即使車廂內有多麼擁擠,卻總是有幾個顏色和其他座位不一樣的空位。公車司機往往在尖峰時段更顯熱情,打開麥克風對著擁擠的人們說:有一位孕婦小姐上車了,請讓座,然後孕婦小姐連忙搖頭連稱不好意思,對著起身的人點頭致謝。

正是這樣的溫情,有人不讓座時,旁人總也感到義憤填膺:經常發生的畫面是,若有年輕人占著博愛座不讓,會有長者等斥責「坐博愛座是我的權利」,而其他頗有義氣的乘客經常就會出聲幫忙斥責;若是該位年輕人還是不讓座,旁人就會隨手拿起手機拍下爭執的畫面,很快的這個畫面就會在網路上流傳,甚至還會上了新聞。

讓座,誰的權利和誰的義務?

博愛座的「適格」當事人─老弱婦孺,有沒有權利請求讓座?彷彿鏡子的兩面,權利的映照乃是義務,但是權利的產生是有原由的,一來是依據法律的規定,二來是按照當事人間的約定,就是契約。

遍查現行法律的規定,僅要求公共運輸或大眾交通工具上,應設置博愛座,該等座位應優先讓予「老弱婦孺」,而看不到任何的法律或法規命令,給予「老弱婦孺」權利,以優先於其他人坐在博愛座。

而運送契約,則界定了乘客與公共運輸或大眾交通工具間的法律關係。我們依照公車或捷運等大眾交通運輸公司訂下的票價購票、上車,駕駛員載我們到達我們要到的目的地,然後我們下車,契約的「主給付義務」完成。

也就是說,乘客有權利請求駕駛員駕車載我們到目的地,但也有買票義務。相反的,大眾交通運輸公司透過駕駛員,有權利要求乘客買票,但也有義務將乘客載到目的地。權利義務相互映照,成了運送契約法律關係當中,最重要也最核心的內容。

縱使規範這個短暫法律關係的運送契約條款,可能也包含了希望旅客能配合的乘車規範,諸如搭車時「請握穩扶桿」、「勿緊靠車門站立」,或是「請讓座老弱婦孺」等等,但這些不會影響大眾交通運輸公司與乘客之間的「主給付義務」─沒有讓座,還是沒有緊握扶手,駕駛員不會趕你下車,但是你沒有買票,就算不趕你下車,也會叫你補票。而這樣的條款,更不會使得萍水相逢的乘客,彼此之間產生任何的法律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