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是一個很難說的概念。
昨晚我跟老婆說,我的家在她的身上。


我喜歡我的家,那裡處處是她的痕跡。玄關角落有著她裝飾聖誕樹的痕跡,廚房櫃子裡裝的是她做蛋糕的器材,車庫前的紅線是她跟交通部申請的,屋頂防漏是她殺價的。客廳有著她彈的鋼琴,豆子房間窗上則是她貼的貼紙。

我喜歡晚上工作回家時,透過窗外看她弄的聖誕樹在家裡閃閃發光,喜歡寫完文章後,走去廚房時聞到她烤的糕點香味,也喜歡睡覺時隱隱約約聽到她在客廳彈琴。

聖誕樹好不好看,糕餅好不好吃,鋼琴是否彈的流順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零零碎碎的小事讓我感到心安與幸福。所以不管我在那,我的心從沒離開過她身上。


我的家存在於她的身上,而我的心住在我的家裡。

多的時候聽到人家聊如何管控老公,但說實在我真的沒聽過真有人可以這樣被管控。能把人心管住的永遠是愛與付出,夫妻的重點是知福惜福。

這幾天陪老婆安胎,我已經三日只睡了四小時,但能看她越來越穩定,越來越開心,就是我的幸福。


作者簡介_John Tao

John Tao。年輕時住美國,與太太一起自助過六大洲,目前工作兩岸歐美跑,育有二女。興趣是拿相機當日記,將生活點滴記錄下來。

對攝影,旅遊或是寶寶有興趣的朋友,歡迎加入我這新手攝影爸爸的FB。

http://www.facebook.com/johntaophoto

「鏡頭的角落」專欄文章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