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華人的文化中,一向避談「死亡」,尤其對長者更是忌諱。但近年來媒體上卻有不少跟安寧照顧相關的討論,足見國人開始重視如何走得不痛苦、走的有尊嚴這個議題,而公開表示希望得「善終」的人也越來越多。

西方先進國家在這方面就比較開放,有十多個國家不同程度地將安樂死合法化,而荷蘭和比利時更允許並以法律保護醫生協助無法治癒的病人安樂死(euthanasia)。

瑞士的「尊嚴」機構則替因疾病無法醫治而求死的病人提供自殺的協助。在簽署過協議書並經過有關單位的審核後,醫生可以提供毒藥給想結束生命的人,但是病人必須自行吞服,並稱之為「協助自殺」(assisted suicide)。

最近看了兩部關於安樂死的電影,都是以瑞士的做法為核心,一部是由BBC拍攝並贏得國際艾美奬的紀錄片《死亡處方箋》(Terry Pratchett : Choosing to Die)(2011), 另一部是由法國導演史帝芬布賽拍攝的劇情片《春日光景》(Quelques Heures de Printemps)(2012)。不過在分別看過這兩部片後,我對「協助自殺」的看法卻呈現兩極。

《死亡處方箋》的主人翁泰瑞.普拉契特(Terry Pratchett)是英國著名的奇幻作家,他在2007年得知自己罹患阿茲海默症,便考慮以安樂死的方式提早結束生命。紀錄片等於是他的田野調查,其中訪問了三位漸凍人,包括71歲的百萬富翁、42歲的帥氣中年人和退休的計程車司機,以及一位因阿茲海默症而接受協助自殺的遺孀。受訪者想要提早結束生命的理由,都是要走得有尊嚴,不想陷入需要完全依賴以及拖累他人的處境。攝影機甚至陪著富翁走了最後一程,讓觀眾親眼見證了他的自我了結。

雖然這段畫面引起極大的爭議,但是可以在親人陪伴下心無罣礙、很平靜的走向生命終途,看起來的確是優於讓病情持續惡化,讓自己跟周遭人都更受苦的一種選擇,問題是人是否擁有這種選擇的權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