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太明白,一位正值花樣年華的年輕女子,為什麼要放棄在美國的大好前途,回到台灣執起鍋鏟,每天工作到晚上12點。但楊雅嵐每次都回答我:「這是一種傳承。」

普遍來說, 台灣人不太喜歡歷史, 這一方面是乏味的中學課本所致,另一方面可能和它苦難的歷史有關。統治者來來去去,往前看要比回頭看容易多了。奇怪的是,儘管這座島上,年代悠久的古宅所剩無幾,偏偏一說到「吃」,人們突然就念舊了起來。店家喜歡強調自己的歲數,百年老店反而成了金字招牌,彷彿所謂的歷史傳承,靠的是舌頭而非磚瓦、文獻。

我想要了解,食物如何承載過去?朋友建議我,不妨從肉圓開始。這顆常見於街頭巷尾的包餡美食,據說已有百年歷史,雖說作法大抵不脫油泡與清蒸兩大派系,但各家總有些獨門祕技,至今也演變出數十種面貌。如果我想弄清楚它的前世今生,肉圓重鎮彰化或許是最好的起點。我在此地遇見楊雅嵐,爾後又遇見更多守著鍋爐、守著歷史的肉圓傳人。

孤獨星球推薦!全台灣最有故事的4顆肉圓
一顆肉圓,是楊雅嵐對父親的承諾。新鮮筍丁炒過入餡,是彰化肉圓的特色,不同於北部流行的筍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