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飯達人

看過我吃飯的人常會有幾個感覺,一是這人多半已經三天沒吃飯了,否則就是東西一定非常好吃。小弟無一技之長,但吃飯可說是我的專業,我常說:「如果吃飯都輸人,還能做什麼?」快、狠、準是我吃飯的哲學。國中因為常被老師罰寫課文,所以學會了左右手同時寫字,到了高職為了爭搶食物,更練就了雙手拿筷子的絕技;在純樸的大甲高工讀書時,中午總會跟同學們一起煮火鍋,食材由同學們各從家中冰箱偷一些來貢獻。對於青春期的少年來說,那少少的食物就像塞牙縫,根本就吃不飽。面對四周餓狠狠的同學,吃火鍋絕不能帶有一絲同窗之情,要在這個弱肉強食的世界裡活下,要嘛你就要有足夠的零用錢去訂便當,否則你得有帥氣的臉蛋等著粉絲送來點心,沒有錢沒有臉的人,就只能靠自己。左手一雙筷子夾油豆腐,右手一雙筷子夾高麗菜,不需要碗,夾住後往嘴裡送就是了。戰鬥火鍋與走路環島洗澡一樣,通常只要過水就算達到目的,有沒有熟,內餡還冰不冰也不重要,嘴上達陣就是贏家。

兩個失業男  64天環島乞食日記

強身健胃小強屎

我的媽媽聰明又偉大,她給了我一個超強的胃,我從來不曾鬧肚子。無論是酸掉的早餐、隔夜的便當、微腐的剩菜,甚至是摻有奶茶綠茶紅茶與沙士可樂的火鍋,似乎都無法讓我感到不適。除了某年三月,住在大甲鎮瀾宮的林默娘姐姐按照往年慣例,盡責地巡視轄區保佑信徒,而信眾們為感念娘娘,沿路擺出許多好料給跟著走了八天七夜的人們。這天,我跟著繞境第八天準備回鑾的娘娘隊伍,我承認我是為了食物而來,信奉的是沿途的美味香氣,而非娘娘的神力。只有這一次,我見證了神蹟,在走到鎮瀾宮看見發爐前,胃就先發炎了。

除了感謝老媽給予我鐵胃,老爸的調養,對我的影響也是非常重要的。老爸總說:「肚子痛這檔事,只要吃蟑螂大便就行了,可惜現在不容易找到沒有含殺蟲劑的大便了。像你小時候的腸胃就很不好……」顯然,老爸對於我自認鐵胃源於老媽這件事很不以為然,但通常我聽完那幾句後就不敢再多問下去。某天終於忍不住,提起勇氣追問事情真相,我想是該面對自己腸胃身世的時候了。老爸一臉不在乎的表情告訴我:「別人小時候喝母奶或『長得跟大樹一樣高』的奶粉,你喝最不用脫上衣露胸部也不用燒開水的統一蜜豆奶;別人肚子痛看醫師吃西藥,你喝祕傳的蟑螂屎泡茶,有效又環保。」這個消息讓我幾近崩潰地想從一樓跳到三樓,直到我在奇摩知識+上看到有人問了這麼一個問題,才有那麼一些釋懷:

如果自己的男朋友很愛吃蟑螂怎麼辦?

不是炸的,

但他說酥酥脆脆的

……

請問我該阻止嗎?

他喜歡用密封袋壓死牠們然後吃,

他說他從小吃到大了

……

請認真回答,我很困擾。

長江後浪推前浪,一山還有一山高,這位蟑螂哥顯然比我優秀得多,而我想我也稍稍能體會這位發問小姐男朋友的心情。更開始擔心起未來如果我要向女生告白,該怎麼跟她訴說我的過去呢?「我吃過小強屎,你……你你還愛我嗎?」或許該把這一切隱藏在心底深處,至少在這本書發行之前不會有人知道這個祕密,所以我得把握剩下的時間趕緊尋找涉世未深的對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