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的滋味甜蜜,然而,產糖這件事背後的道德問題可是一點也不迷人。國際救援組織樂施會(Oxfam)最近發表一篇《追糖瘋潮》(Sugar Rush)報告,文中指出,我們需糖若渴,因而大肆掠奪土地,侵犯世上某些最貧窮社區居民的權利。這份文件是樂施會推動「品牌背後(Behind the Brands)運動」中,著墨土地公平正義的部分。

如果我們更深入了解,並成為更有道德感的消費者,或許可以改變這一切。

人類喜歡甜食,是基因裡就設定好的方程式,而且,我們在衣食無虞時,還會消費更多的糖。結果,糖價上漲,導致製造商得要尋覓更多土地種植甘蔗。

當窮人和有錢有勢的企業發生利益衝突時,不用想也知道,吃虧的是窮人。樂施會在報告中舉出不少例子,直指製造商在未經居民同意的情況下強取土地,讓農民淪為無地可耕的勞動者。以下就是一例。

在巴西東北部的伯南布哥州(Pernambuco)有一群漁民家庭,他們自一九一四年以來就生活在西瑞赫姆河(Sirinhaém River)河口的小島上。一九九八年,一家名為查皮丘工廠(Usina Trapiche)的煉糖廠向州政府提出請願,徵收那些人居住的土地。島民說,煉糖廠在提出申請後隨即破壞他們的家園和小農場,甚至進一步動用暴力威脅不願離開的島民。

就在去年,這些漁民家庭說,煉糖廠員工還燒毀他們重新建造起來的房子。查皮丘工廠將這些家庭移往鄰近城鎮,提供他們水、電、衛生設備,並讓他們接受教育,但如果他們要繼續捕魚,就得長途跋涉。這群居民中仍有許多人正設法要回到島上生活。

可口可樂(Coca-Cola)和百事可樂(PepsiCo)的產品,都採用查皮丘煉糖廠所產的糖,那麼,他們是否該為查皮丘強搶他人土地、生產糖給他們使用的錯誤行徑負責呢?一九九○年代,生產運動品牌耐吉(Nike)帆布鞋的工廠,爆發任用童工及血汗勞工的行為,耐吉試圖把責任推得一乾二淨,但它的顧客無法接受,到最後耐吉做了正確決定,那就是徹底清查工廠、處理問題,並要求供應商將生產過程透明化。

同樣的,麥當勞(McDonald's)的供應商違反動物福利,引起非議,一開始麥當勞也是選擇控告那些引起爭端的激進分子,希望就此平息批評聲浪。殊不知,其中有兩位被告豁出去了,在法庭上挺身為自己辯護,結果造成了英國法律史上最長的誹謗案庭訊,也為企業巨人麥當勞帶來了一場公關大災難。

後來,法官判定,激進分子的指控中,有些並非誹謗,而是真有其事,麥當勞這才開始負起它應共同承擔的責任。也因為有了這項判例,自那時起,美國對待食物用動物的處置方式也獲得極大改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