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常聽到有人說,一個國家的道德與文明程度可用他們對待動物的方式衡量。最近台北市立動物園的小熊貓慢慢長大可以亮相了,園方幾年來想盡一切辦法來讓母熊貓懷孕,然後還要全力護住寶寶,全程直播,整件事不但全國矚目,還成了國際新聞。

所以我們動用這麼多人力與金錢來「保護動物」,那這裏真的算是偉大而文明的地方了。事實上是,因為那是對岸送來的稀有珍貴禮物,而且是動物園的票房保證,當然可以享有最好的待遇。

那我們身邊的貓狗呢?

許多愛貓人也說,花那麼多金錢與人力來照顧熊貓,還不如用在收容所的貓狗身上,這樣可以救回多少小生命啊。這樣比較或許不太恰當,而經費也不可能就這樣搬過來,但是回到最初的原點,動物園到底應不應該存在呢?為了讓大家親眼看到珍禽猛獸,所以把非洲的獅子關進籠子裏,把南極的企鵝搬來熱帶,然後四川的熊貓被當成外交贈品。

雖然小朋友去動物園都玩很開心,但我總是想知道,那些動物到底比較喜歡每天吃飽睡睡飽吃、但只能在玻璃屋裡來回踱步,還是希望能回到野外去冒險呢?也許熊貓很羨慕街貓的自由也說不定啊!

作者簡介_吳毅平

當過幾年攝影記者,拍了許多人與貓。 近年來拿相機打零工維生,把貓當成人來拍,把人當成貓來拍。 攝影理念是,把自己當成貓,躲在角落,靜靜地等待事情發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