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調查報告已證實坐過冤獄的無辜犯人高達300多名,調查人員分析後,發現近乎四分之三的案例,起因於證人的不實指控。

為何證人會講出從未發生過的事?如果這些指控並非蓄意汙衊,那麼,造成誤判的最大可能就在於:證人的記憶是錯的,但法官卻採信錯的證詞,做出錯的判決。

或許,每個人都有健忘的時候,對某些發生過的事失去印象是正常的,但很顯然,印象模糊並不會成為影響判決的關鍵。

2013上映的電影《謊言的烙印》情節,描述了無辜的人Lucas,因小女孩記憶被人曲解,導致他被一口定罪的不幸遭遇。

片中的詭譎之處,在於大人們先入為主地認定小女孩因受到了創傷,壓抑難受的記憶,才不敢坦承被Lucas性侵的實情;然而在旁人推波助瀾下,小女孩的指證定了Lucas的罪,一夕之間,Lucas變成眾矢之的的性侵犯,原有的安定生活全然崩毀。

電影反映真實,美國曾在九零年代發生不少性侵疑雲,現實世界的案例竟與電影情節有些雷同,崩毀掉無數家庭的情感與信任。心理學家Elizabeth Loftus研究「錯誤記憶」的動機就起因於參與無數的冤案審理,開始了日後探討錯誤記憶的先河,並寫下《The Myth of Repressed Memory》等心理學專書,為的就是要告訴人們:記憶並沒有想像中牢靠,因為它具有可塑性,就像維基百科,你能更改裡頭資訊,但其他人也辦得到。

不當的引導會導致記憶出錯

七零年代,Loftus首度對記憶進行實驗,實驗對象分為參與意外事件的受試者與目擊者,她以兩種方式分別詢問目擊者:「這兩台車在發生碰撞(hit)時的時速有多快?」「這兩台車在猛烈撞擊(smash)時的時速有多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