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我第三次造訪竿蓁坑古道。

回想當年,尋尋覓覓,還煩勞當地熱心警察的協助,才順利找到古道的古橋遺跡。 四年之後,古道渙然一新,入口立有指標,舊路亦已經過整修,而成為一條容易親近的古道尋幽路線。

竿蓁坑古道,起自張福宮,訖於長亨橋,兩地之間原已荒蕪滅跡的路段, 經過清除雜草整理之後,古道舊路重現,風華令人驚艷不已。

喜歡尋幽訪古的山友,一定會喜歡這條古道,長約0.5公里的古道, 有一座清朝光緒元年(1875)的古老土地公廟、兩座古樸的石砌古橋、石田部長紀念碑遺址 等歷史人文遺跡;途中還有一棵巨大的雀榕老樹,古道沿途泥徑古樸,落葉滿地, 既有滄桑氛圍,又優雅景致,更難得的是,路寬平緩,路況良好,有綠蔭,有溪流, 也是一條怡人的郊外踏青路線。

長亨橋是古道最著名的遺跡。當年來訪時,只能站在橋頭及橋上拍攝,而無法下切至竿蓁坑溪溪谷取景。 如今橋旁闢建了一條小徑可以下切至溪谷,可以來到溪谷,近距離仰拍古橋古樸典雅的橋墩及橋身。 長亨橋跨越竿蓁坑溪,兩座石砌的橋墩插入河床,上方的橋面分為三段,每段由七根長石條組成, 總計二十一根長石條;橋身兩側有整排的石欄,如今僅剩部份殘柱,橋墩及橋面石條則仍然保存完整。 長亨橋已被新北市文化局登錄為文化景觀。

竿蓁坑步道  工作不順?到這裡放空一下
長亨橋,21塊長條石鋪成三段石頭橋。橋頭山壁旁立有一塊建橋石碑。

對於竿蓁坑古道,我有一段特殊的經驗與記憶。

當年初次探訪,是源自讀到《聯合報》的一篇報導《平溪東勢格-日據老橋拚觀光》,吸引了我的目光。

新聞報導長亨橋是日治時代的古橋,特別的是建橋石碑被後人加刻「中華民國四十二年」(1953) 及國民黨黨徽等文字及圖案。

我實際走訪之後,發現石碑碑文已漸模糊,而確實刻有上述的圖文,但正確紀元刻字應為「民國四十年」。 返家之後,放大詳看所拍攝的石碑照片,發現石碑並沒有被竄改或塗抹的跡象, 或許長亨橋真的是民國四十年(1951)建造的,而非日治時代的古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