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是幾年前,開始有學生在上課中問我:「老師你覺得九把刀怎樣?」

從他們的眼神或問句的語氣,我感覺他們想聽的答案會是「寫得普普通通」、「沒什麼特別的」、「只是炒作」、「沒深度」等等之類對於他作品的負面評價。但其實我完全沒看過他的文字作品,也沒聽過他的演講,我只看過他的電影,而且還是看二輪的,因此也給不出什麼評價。電影還不錯看,只是找帥哥來演自己是有些點點點。

雖然對於「老師你覺得九把刀怎樣?」這個問題的美學部份,我想不出什麼具體的回應,但是我想在倫理學方面,還是可以談談我對他的看法。

就倫理學的角度,我是很尊敬他的。這種尊敬來自於他在「手藝」(craft)方面的成就。他是個作者,以及電影工作者,他的創作活動就是一種手藝的展現。他在這方面藝術性成就,也就是美學部份,因為我看得少,加上不是我的專長,所以無從評論,但是在社會價值的部份,我認為他頗有貢獻,也因為這種貢獻度而值得受尊敬。

我以前曾想當言情小說作家(自介部份有提到),因此九把刀算是我童年夢想的具體實踐者。是以我對其「量化」方面的數據相當有興趣,因為這些數據代表這一夢想的現實性與可能性。

當我知道他每天都寫五千字後,感到非常震驚。我一天傾全力寫,頂多兩三千字,而且需要一再的改,還會有一堆錯別字、贅字,常看這Blog的讀者就知道。在手藝技術上,他可以天天生出五千個「可以賣」的字,實在讓人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