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神祕偏遠的後山

運輸船在基隆港靠岸,彭蒙惠先跟著聶牧師夫婦前往台北市中山北路幫忙照顧痲瘋病患,之後有其他宣教士從各地抵達台北。宣教士們陸續選擇或者被指派到各地去繼續進行福音的傳播工作,彭蒙惠也積極思考自己該在哪個地方落腳。

打開番薯模樣的福爾摩沙地圖,靠近台灣海峽那側因為交通便利,協同會的據點陸續成立,唯獨隔著中央山脈的太平洋左岸,地圖上只有幾個散落的地名,其餘一片空白。

在「花蓮」兩個小字上畫了一個大圈,彭蒙惠要去那個充滿神祕的偏遠地方,她的決定獲得監護人聶牧師夫婦支持,離開香港後,三人再度結伴同行前往葡萄牙人最先發現福爾摩沙的地方。

一九五一年的農曆春節過後,彭蒙惠來到後山花蓮,一開始先到玉山神學院擔任音樂老師,並且以她先前帶領兒童、青少年聚會的經驗,負責訓練主日學老師。此外,協同會在這裡成立一個小的教會,她也在附近先後開辦了九個主日學 ,並且編輯了台灣第一本兒童讚美詩歌本。

彭蒙惠以每個月兩塊錢的費用在美崙山腳下租了一棟日式的老舊平房,從她房間的窗戶看出去就是一望無際的太平洋。西雅圖老家也靠海,就在眼前這片大洋的另外一邊,彭蒙惠在左岸,母親和其他兄弟姊妹在右岸。

父親去世之後,彭蒙惠對雙親的牽掛,只剩下了母親一人。從小跟母親感情深厚,母親的仁慈、風趣、對上帝信靠的榜樣,經常出現在她的腦海,也成為她孤單的時候,心中一股無形支持的力量。那一天,她接到了這一封來自美國的電報: 「母突逝於糖尿病!」

彭蒙惠已經不知道該如何面對自己的悲傷情緒,她知道這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但在短短一年不到的時間內,父母陸續離開人世,如此的打擊要誰都無法承受。她選擇暫時離開人群,一個人走到熟悉的海邊,止不住滑落的眼淚,她遙望著太平洋彼岸的家鄉,做了這樣的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