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商學院教授霍華.史蒂文生(Howard Stevenson),《富比世》譽為「創業家之獅」,他發現幸福不在於統統拿A,求圓滿不求完美,最快樂。很多成功的人並不幸福。但為何會如此,卻很少有人深究過。不過史蒂文生做了,也因此改變自己對人生經營的態度,甚至,在瀕臨死亡的那一瞬間,他可以這樣告訴自己:「我,沒有遺憾!」 商業周刊在兩周前刊登了史蒂文生的故事,以下是商周記者單小懿與其訪談的全文:

問:你是如何得到這些想法的?

答:我在人生很早的時候便開始問自己問題,因為在一個小鎮長大,來自一個相對偏僻的地區,你開始會問世界是甚麼樣子,然後嘗試著回應它。我來自於猶他的Halliday鎮,那是一個農業社區。我很幸運取得了史丹佛的學歷,那是一個很不一樣的世界,每一次你改變了世界,你開始問自己,該怎麼做?然後我開始對怎樣過好生活(what is a good life)感興趣,我開始研讀哲學和數學在史丹佛的時候,哲學上給的答案,跟生活上遇到的有所背離,但是好像又很適合我。

問:那你改變了社會幾次?

答:我沒有經常改變。當你心裡有一個疑問關於,是否有個天堂,你可能很早問了這個問題,但是你不可能到很後面才會知道答案,因此你必須問自己,我到底要過怎樣的生活,我的結論是:我想要過著每一天就好像我活著的最後一天,直到我面見神的那一天,我可以跟他說我這一生盡量做了認為對的事情。

雖然我在基督教信仰家庭長大,但是我不是基督徒。很多有堅定信仰的人,認為他們對此有答案,但是我看過很多宗教經典,東方到西方,裡面有很多關於生活原則,然後得到一個結論:如果你想要得到特定的結果,必須行為有方。有位偉大的猶太哲學家說:如果不是為自己,那要為了誰?如果我只是為了自己,那我是誰?如果不是現在,甚麼時候呢?對我來說都是很好的建議。

問:跟其他談快樂的書比,你的比較是經濟的角度談快樂嗎?

答:我對人生有新發現,是在我寫了本書名為「八分滿幸福」(Just enough),在梳理我們採訪了很多成功人,看起來很有趣,我們發現他們本身充滿了矛盾,成就(achievements)—我該如何達成外在目標,金錢、權力、名望,是一種成功的型態;快樂—對自己和對生活的感受,這是另種成功的型態,是另一種成功的型態;意義(significance)—我做了甚麼可以幫助別人,而別人也覺得這很重要,是另外一種;legacy—我現在做的事情有那些會在我死後繼續留下來。

但是彼此之間經常互相牴觸,很多有成就的人並不快樂,快樂的人並不成功,他們躲在牆角微笑,像我的祖父,是個成功的童軍團團長,死後沒有甚麼錢,但是在童軍界享有很高榮譽,你也可也想想馬克思,為後人留下豐富的遺產,他很有名,但是他在生前受家人虐待,也是一個酒鬼,應該也活得不快樂。這4件事其實互相矛盾的,因為背後牽涉到不同的情緒和情感。所以當你決定我的生命裡要這些互相矛盾的東西時,就要問自己:我該怎麼做?單純擁有事業成就者,沒辦法像海明威、瑪莉蓮夢露那樣自我實踐,所以你會問自己,我該怎麼管理?這不算經濟學的角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