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獲科技報橘科技報橘授權刊登,原文出處

《TO》導讀:本篇原文來自《FasrCompany》,本篇後半將有原文作者Ciara Byrne訪問軟體工程師、電腦科學家Fred Brooks的訪談紀錄,討論為何現今的工程師,仍和四十年前的工程師犯同樣的錯誤。

1964年Fred Brooks接下電腦史上最大程式設計計畫之一,負責IBM電腦公司System/360開發。此計畫問世代表著世界上的電腦有一種共同的語言,這也成為現在大型電腦系統的前身,影響深遠。

Brooks在進行此計畫時,發現到軟硬體設計之間的不同,於後他將他的工作經驗談,與對於軟體設計的見解,寫成一本軟體書籍的經典《The Mythical Man-Month》,此本書中最有名的論點之一就是千萬不要在計畫死線前加入新血,那樣只會幫倒忙。

雖然這本書為40多年前的老書,但對映現今社會,仍是發人深省。Brooks以風趣直白的風格講述人類工程史上一項里程碑:大型複雜軟體系統的開發經驗,以及程式設計者內心到底在想什麼。(他曾說過所有軟體工程師都是樂觀主義者。)

Brooks後來創立了北卡羅萊納大學的電腦資訊工程系,並在1999年時獲頒專門鼓勵電腦工程人員的Turing Award;2010年,發行最新書籍《The Design of Design: essays from a Computer Scientist》。

如今Brooks以82歲的高齡,以見證現代電腦資訊工程發展的角色,與我們分享軟體工程、程式設計的相關問題,以及為何工程師仍然會犯些早在40年前就發生過的同樣錯誤。

以下以訪談形式進行。

與Fred Brooks的訪談內容:

Q:你如何發現自己對於電腦的興趣?

A:我在北卡羅萊納州的Greenville長大,當時在圖書館裡看到一本雜誌封面上,印有第一部大型自動數位電腦馬克一號(Havard Mark I),我立刻瘋狂著迷於它,並決定這就是我想要畢生投入、研究的事物。

Q:經典著作《The Mythical Man-Month》是根據你在IBM電腦公司領導OS/360計畫而寫成的書籍,你是如何開始領導這個計畫的?

A:我就讀於哈佛電腦資訊工程系(那時後被稱為應用數學系),後來在馬克一號的創立者Harvard Mark教授指導下完成論文。然後我加入IBM工作,在研發幾個後來並沒有量產的產品後,1961年我被選為System 360開發計畫的部分硬體負責人。三年後system 360的硬體設計開始日上軌道,並且準時投入工廠生產,可是關於軟體設計部分仍然一團糟,於是我的老闆決定讓我試試看領導軟體設計的計畫,看看可以闖出些什麼成就來。

Q:IBM的OS/360計畫規模有多大?

A:我不知道此計畫的總成本,但我曾聽說過此計畫在1960年代就燒掉3億到5億美元,當時的美元比現在貴十倍,所以以現在的幣值來講,可能是30至50億美元。此計畫最多曾招募到近千人,不過大部分時間並沒有這麼多。IBM也因此在全球廣設實驗室:德國、英國、法國、瑞典、加州、紐約都有此計畫的專用實驗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