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近年底尾牙時,台北市內的韻律舞蹈教室往往一位難求,教舞的老師難求,空間也難求。

星期五的金融業內訓課程,員工在教室裡吵雜著,互相討論的不是課程,而是晚上的尾牙,我觀察到幾名學員髮型像是特別設計過。

果不其然,這幾位學員還沒開始上課就跑來跟我說:「憲哥,今天晚上公司尾牙,我們是表演者,今天下午三點會先離開喔。」我連忙說:「加油,加油。」

大公司的尾牙

對於剛畢業的我來說,人生第一次參加尾牙是很特別的經驗。民國80年進到電子公司擔任人力資源管理師的工作,隔年就因為人資部籌辦廠區尾牙,老闆要我想辦法弄出一個表演節目;第一年還反應不賴,第二年順利成章就接下尾牙主持棒,開啟了我跟尾牙的不解之緣。隨後每一年的尾牙,我好像都有事,不是主持人,就是表演者,要不然就是福委會的成員,想要好好吃一頓,真是不容易。

大公司的尾牙,為何都要員工上台表演?不能好好的吃頓飯嗎?不能只有摸彩嗎?且容我來說說,20幾年來我觀察到的幾個「尾牙小學問」。

尾牙摸彩人的順序:好像都跟職位與影響力有關。就跟各縣市年終跨年晚會,唱壓軸的大牌歌星的出場順序一樣,抽出最大獎的摸彩人-大老闆一定要刻意安排在壓軸時出場。千萬不能得罪人,尤其不要得罪老闆們。

主桌的安排:肯定是華人世界最重視的禮儀,酒酣耳熱之際,大家彷彿都不在意的尾牙座位,但其實每個人都在乎他今年到底坐在哪個位置。

敬酒政治學:老闆跟誰敬酒?敬酒時說了什麼話?敬酒時跟誰說最多話?喝酒後跟誰勾肩搭背?酒品就是人品?酒後吐真言?我常看到老闆在打年終考績時說不出的話,在尾牙敬酒時就和盤托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