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獲有物報告有物報告授權刊登,原文出處

編按:在年末,有物以檢討台灣最老的科技品牌之一—宏碁的危機,做為結束。

這陣子宏碁(Acer)管理層經歷了有史以來最大幅的變動。先是在2013年11月5日,CEO王振堂辭職。接著在11月21日,原定接任的翁建仁亦宣佈辭職,由宏碁創始人施振榮接手當救火隊隊長。然後施振榮在公開場合指「台灣科技產業病了,工程師不能從客戶角度去思考設計產品讓他相當失望」,惹來不少非議。

筆者不確定施振榮的想法。不過宏碁其實是在意創新的—至少口頭上很在意。眾所周知,宏碁的問題非一日之寒,其源頭要追至2011年宏碁前CEO蔣凡可.蘭奇(Gianfranco Lanci)的離職。

根據宏碁官方新聞稿,當年蘭奇的離職是「路線之爭」:

蘭奇與董事會對規模、成長、創造客戶價值、加強品牌定位、資源分配及執行方法的優先順序上有不同的意見。

究竟是怎樣的分歧呢?蘭奇自己說是「我很早就預見了PC市場衰退帶來的危機,想要投入更大資源在智慧手機與平板電腦上。但這與JT認知不一致。」但後來施振榮否認了蘭奇說法的真確性。

宏碁的研發預算太低

無論是宏碁老闆批評員工「工程師不能從客戶角度去思考設計產品」也好,或是蘭奇批評董事會「沒有投資在智慧手機與平板電腦」也好,大家在爭論的是究竟宏碁有沒有預見過後PC市場,突破代工思維、重視創新?

作為「微笑曲線」的提出者,施振榮不可能漠視創新、技術。台灣Inside的Wye根據Asymco研發比重圖,提出了一種解釋:

我們可以看到宏碁孤零零地待在右下角,儘管5年經費平均成長100%,但最近12個月比起蘋果的研發經費卻幾乎毫無存在感,可見宏碁即使苦苦追趕,但少得可憐的基數難以回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