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良好組織與領導的人群,可以打敗武藝高超的個人或是小團體。

這句話與 Hannibal 打敗羅馬軍隊的故事,點出了「策略」的價值。當一個系統與另一個系統對上,比較的不是個別元件的強度,而是整體系統的表現。好的領導者組織自己的團隊,讓對的工作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以對的順序被執行,以產生需要達到的結果。

Premeditation 事前準備
關於「事前引導」與「即時適應並反應」之間的平衡,大家有非常激烈的辯論。但無論如何,總會有某種形式的事前引導。根據定義,瞎矇不是一種策略。

創業的確不需要厚達 60 頁的計劃書,但那不代表創業者都是完全憑直覺行事的。事實上,我認識的好創業者都是非常厲害的策略家,無論在引導與即時反應之間他們選擇如何的平衡,有一點你可以確定的,他們都能牢牢掌握當前的戰局,深刻認知自己的優勢與劣勢,然後因而擬定、調整接下來的最佳策略。

Anticipation 預測
在賽局理論中,我們預期對手是像我們一樣理性的。非常明顯的,Hannibal 並沒有這樣的預期。無論單獨的羅馬士兵是如何的理性,在 Hannibal 眼中,羅馬軍隊是一個擁有歷史、傳統、教條與標準訓練的組織。

在設計策略時,了解競爭對手的「心態」與「慣性」非常重要,因為這些才是讓他們背離「理性」,露出破綻的最重要原因。面對消費者也是相同的道理,一味訴求理性的「C/P 值」,你只會得到合理的超低毛利率。就像文中 Paccar 的案例一樣,懂得 Leverage 人性的驕傲、懶惰、嫉妒等弱點,你才有機會建立真正的品牌。

Design of Coordinated Action 設計交響樂般的行動
當有人說「管理者是決策者時」,他們在談論的並不是一個策略家,因為真正的策略家,其實是一個設計師

當一個策略要被精準的執行,最理想的狀態當然是讓公司全體都能夠完整的抓住這個策略。但實務上那有難度,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策略家。所以一個好領導人勢必也必須是一個好的組織設計者,他能夠設計出一個架構,讓一個策略中的種種階段任務被分配下去執行,結合在一起後便成為組織需要的結果。

這裡面有兩個非常重要的重點,我認為。第一是「防呆設計」。當一個策略需要被精密的執行,某一個部門的錯誤將會造成嚴重的骨牌效應。因此,好的領導者不僅能夠把任務正確的分割,並且在設計分割時,能夠把防呆的機制都考量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