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我和來自上海的一個老朋友見面。我上次見他已經是半年前了,他邀請我去他在台北的臨時公寓聚聚。我走進他凌亂的公寓,搬家工人送來的箱子還四散在客廳。他一週前非常突然地辭掉了工作,然後2天前搬回台北。

我走進門口看見他坐在餐廳的桌旁。他看起來明顯很疲累,眼睛佈滿血絲,或許在許多方面來說,他還在考慮人生下一個重大決定。

許多我們同個圈子的朋友很訝異聽到他突然辭職並搬回台北。他在美國出生和長大,曾在一家大國際投資公司上班。因為績效搶眼,他在加州辦公室迅速晉升,當公司在7年前準備在上海開設第一個中國分公司的時候,他是第一個被派來的員工。在他辭職前,他是他們公司最年輕的區域主管,待遇以他的年紀來說是驚人的好。為什麼要辭職?

他長長的嘆了口氣並揉了揉肩膀,好像還很疲憊,神情似乎帶有挫折。

「過去幾年中,每天早上當我醒來要去上班時,我會問自己:我到底在幹嘛?過去幾年是中國快速成長的最後幾年,之後會是亞洲市場的興起。即使表面上我有一個好工作,在一間受人尊敬的公司,我基本上還是在做這件事:為根本不會說中文的外國人工作。我為他們抓住中國的成長,為他們賺錢。為什麼呢?我想下半輩子都做這個嗎?我人生中最大的恐懼是20年後,當我的孩子在念經濟和歷史書時,知道大中華地區市場是在我的人生精華時出現,然後問我:爸,你那時候在幹嗎?而我可以給他們最好的回答是:老爸在幫一群住在紐約的白人工作,他們對於亞洲完全不熟悉,但因為他們是老闆,老爸太害怕離開穩定的工作並挑戰自我,所以我每天工作18個小時,然後我的老闆們拿走大部分我賺的利潤。」

他頓了頓,看起來還是很累,說完了下面這段話:

「有一天當我的孩子問我那個問題,我希望能夠驕傲的告訴他們不管我失敗或成功,我都沒有浪費最精華的時間為其他人工作到死。我想試試看我的能力到哪裡,確保我自己不會變成早上來上班、中午買個便當、12點半睡個午覺,然後回去上班、每個小時都看一下時鐘直到下班的人,並且日復一日重複這些過程連續30年。我想要自豪地告訴他們,我試著為自己工作,我嘗試過自己的夢想,所以在我回到台北安頓下來後,是時候該重新開始一切,看看我能否自己創業,而不是總為別人工作、完成他們的夢想、支付他們的貸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