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個星期前的中秋連假,每個人都在和朋友一起聚會烤肉,我跟我朋友也在其中一位朋友家中烤肉。在我們已經烤的差不多,多半吃飽了正在聊著彼此的生活和最近的變化時,突然有個人的電話響了。

那是另外一個大學朋友,比我小幾歲,突然打來,問說雖然他知道時間已經晚了,但他是否還能過來加入我們。

我們都看著彼此,幾天前他不是才說會在台南過節,今晚會和他的大家族一起度過?甚至提到他的堂兄弟姊妹、阿姨、叔伯和祖父母都會齊聚,他很興奮能夠回去和大家見面。

而在電話中,他問說他的妹妹是否也能夠一起過來。我們都一臉困惑看著彼此,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幾分鐘後,他和他的妹妹一起抵達,兩人都還帶著自己的行李,看來都很疲憊,很明顯是直接從車站過來。

當他們坐下來,我們注意到,他看起來明顯不高興。發生了什麼事?

哥哥在清大念博士,快要畢業了,正在準備他的論文和口試。妹妹現在在念心理學研究所。他們的父母都是中學教師。

他停頓了幾秒鐘,呆呆望著牆上,大大的嘆了口氣,說:

「我其中一個堂兄剛考過公務員高考。在我們家族聚會時,整個家族,包含90歲的老奶奶都反覆恭喜他,好像他贏了樂透還是找到治癒癌症的方法。我父母已經暗示我很久,最近甚至是直接指責我想要拿碩士和博士學位。他們從我21歲時就不斷的要求我去考公務員。問我為什麼浪費這麼多時間和金錢去唸書?今天這些變得很難忍受,整個午餐時間他們在整個家族前面不斷的指出這點並和他人比較,他們一直批評和嘲弄,好像我妹妹和我是壞小孩並讓我父母蒙羞。到了晚餐時,情況變得更糟,我和我妹妹決定離開而不要繼續坐在那邊再經歷一次,所以我們編了個理由說我們在台北還有個重要的會議,在烤肉開始前就跑掉了。」

他將頭埋在他的手中,整個房間沉默著。他看起來很挫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