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三麗鷗全球副總裁,我們公司第二把交椅要我跟他一起去參訪台北分公司。他在台北待了一晚,白天和客戶開會,並和我以及台灣總經理一同討論亞洲未來的策略。他很喜歡來台北出差,主要是為了台灣美食。尤其是鼎泰豐,每次都要去鼎泰豐吃晚餐。

我搭開會前一天最晚一班飛機從上海先來台北。隔天台灣總經理和員工去機場接副總裁和他的夫人,另外兩個台灣同事則帶我先去餐廳等他們來吃午餐。這次副總裁午餐想吃台南擔仔麵,鼎泰豐則當晚餐,兩間店都在永康街。

我們三個人大約12點半到餐廳,然後有人跟我們說副總裁大概會再晚15分鐘才到。兩個台灣同事先進去餐廳等,我站在門外,看著週二午後晴朗的天空,想到我上次來這裡已經是四年前了。我轉身跟他說們我想去走走,大概十分鐘後回來。

首先,我被街上這麼多日本遊客嚇到了。當我念大學常來這的時候,這裡多半是附近的居民和學生。現在人行道上滿是日本人,急著想吃芒果冰然後在鼎泰豐前面拍照。很多我念書時曾去過的小吃老店和服裝店現在都關了,取而代之的是連鎖或漂亮的新餐廳,前面有著日文說明或菜單。

永康街的中心是個小公園。這是個有晴朗太陽的午後,陽光從樹葉撒落,地面看起來閃閃發亮。因為身上的黑皮鞋和海軍藍西裝,我感覺跟這地方有點格格不入。我緩緩走過這個公園,緩緩走過舊角落、舊回憶、舊情緒,那些已經被遺忘許久的事情,現在又慢慢甦醒。

我穿過公園第一個角落,我彷彿看見自己從我那老舊骯髒的捷安特腳踏車上下來,停在對街的鹹酥雞店前。我第一次偶然來到永康街是在大二的期中考後,我跳上我的腳踏車,騎離台大。一個19歲的年輕人,漫無計畫,不帶地圖,毫不擔憂,急切著想要探索台北。

我看向左邊,看到第二個角落出現。突然間,我想起就是在這公園的板凳上,我第一次送一個女孩一條Tiffany項鍊當做禮物。

那時我大四,再過幾個月後我就要畢業去當兵,而我大學的女友要開始第一份工作。我記得我存了好幾個月的錢,才有辦法買下那個藍綠色的盒子。當我停駐在那個板凳前,我幾乎又再次看見她的臉,21歲,滿是年輕、夢想和對未來的希望。

當時我是那麼愛她,在那個天真無知的21歲,但如今她已經是別人的女友,在世界遙遠的另外一邊。

最後,在最後一個角落我看到幾個20歲出頭的年輕人,坐在那邊彼此笑鬧著。在看到他們之前我已經完全忘記了公園的這個部分。畢業那晚,在畢業典禮、畢業舞會後,我們幾個人騎著腳踏車來到這裡,坐在角落後喝著啤酒。那時候一定已經十點多了,天氣很熱,我們廉價的西裝都被汗濕透了,但我們依然快樂且無憂無慮,真實世界還沒壓到我們身上。

如今我們沒一個人在同一個城市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