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台灣出生率繼續下降,每個跟年輕人相關的行業都會越來越感覺到人口消失的疼痛。從玩具廠商、教育、幼兒園,一路到高等教育,這趨勢在未來幾年只會繼續惡化,因為孩子持續在減少。

這只代表著我們會見到前所未見更嚴重的大學和學位供過於求,但國家中受過良好訓練的學生、學者和未來學術單位的骨幹卻嚴重不足。

這很大程度上可以追朔到20年政府規劃不全面,但作為要自己做這些決定的年輕一代,我們某種程度上也必須要分擔一定的責任。

我很確定很多人都聽過周圍類似的對話,當我們在跟比較熟的朋友或是同學聊天時會問:

你畢業之後要做什麼?

「喔,我不知道。我不太喜歡我念的科系,但我父母強迫我繼續念,拿個博士,所以我可能會去申請個博士班。」

你知道你想要做什麼嗎?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嗎?

「不太有。我不知道我想要做什麼,也不太確定我的興趣。所以我可能會先試試看吧,畢竟每個人都說博士至少會有比較高的起薪和有更好的機會找到穩定的工作......。」

當然,這是一個過度簡化的例子。 如果我們還在念高中的話,這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我們許多年輕人在做人生重大決定時,沒有對我們行動的原因和結果有一個清楚的了解或理由的話,這不是很令人擔心嗎?而在未來10年或15年後,當我們畢業了,變成老師、科學家和研究員,開始教育和影響下一代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呢?

這位教授最後用另外一個顧慮作結。

「在我的課上有幾個來自中國的學生。不是全部,但平均來說,他們更努力,更有野心,更珍惜他們的機會。如果課從早上8點10分開始,那他們8點鐘就已經坐在教室前排了,而台灣學生會晚10或15分鐘進來,許多人還會坐在後面睡覺或是玩手機。中國和印度一樣,在未來,依然會是個人口太多,教育機會和資源很稀少的地方,所以那些有機會能受高等教育的學生,已經比台灣學生更堅定更強悍。就單從這個例子來看,台灣在未來20年要如何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