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博士才會有好工作?小心窮得只剩下畢業證書
來源:University of Denver@flickr.CC BY-NC-SA 2.0.jpg

根據最近一份雜誌在8月份的研究顯示,台灣在2013年將會有6,832個博士畢業生,但不算兼職、實習或無薪職位,今年市場上只會有342個全職職位提供給他們。

這是我跟一位教授在討論他最近的研究和我們新創公司有無合作可能時,我們在討論的話題。當我們結束討論他們實驗室和我們公司之間互利的合作關係之後,他自己突然把對話朝這個方向發展。他是他們大學的終身職教授,還參與過去幾年大學入學招生過程,所以非常清楚最近學生畢業和入學情況,也很熟悉近年來教育部的政策改變。

「我最近一直很關注一個議題,我希望更多年輕人或學生,當他們在考慮下一個可能選擇時,能夠認真的列入考慮。我個人認為在5年內,這會成為一個主要問題,象徵著台灣在競爭優勢和教育品質上的損失。

在我們學校,以及現在包含那些最好大學在內,幾乎是所有大學,許多系所都很缺博士生。有10個招生名額的系所只來了5個申請者,自然幾乎每個人都錄取了。」

我們怎麼會搞成這樣,而這對未來代表什麼意思?

「大約20年前,教育部做出讓幾乎每個大學增加博士班的錯誤決定。突然,幾乎每個學院和系所都開始有博士班,對許多貧窮的私立大學而言,這是一種吸收穩定收入的方式,所以突然之間,到處都是博士班。但是,教育規劃者沒有做足夠的研究。幾年後,台灣出生率開始嚴重下滑,而就如同我們在過去15年所看到的,小學學生已經快速下降。現在則是一路來到了最高層:博士班。

所以現在,有太多的博士班,學生人數太少,但仍然還有那麼多的學校要補滿。對許多私立學校而言,最自然的選擇就是讓所有的申請者都更容易被錄取。我許多學生之間的笑話是:『現在要念博士還比不念容易。』但這應該是高等教育,博士班應該是頂尖的地方,學生應該是最厲害、訓練最好,對於自己領域有熱情,想要做學術研究的人。台灣博士生的品質每年都在緩慢下降,所以自然的在未來,我們研究機構的品質、教育機構的品質,還有我們科學進步的速度,都會開始慢慢下降。但老一輩的人和社會依然鼓勵年輕學生努力念書,拿更好的學位,以防薪水很低或是沒有工作,可是需要博士學位的工作永遠就是那麼少。這是很大且不必要的資源浪費,而現在平均來說,許多博士畢業生要做1到2年兼職或是實習工作才能夠找到工作。」

雖然台灣出生率繼續下降,每個跟年輕人相關的行業都會越來越感覺到人口消失的疼痛。從玩具廠商、教育、幼兒園,一路到高等教育,這趨勢在未來幾年只會繼續惡化,因為孩子持續在減少。

這只代表著我們會見到前所未見更嚴重的大學和學位供過於求,但國家中受過良好訓練的學生、學者和未來學術單位的骨幹卻嚴重不足。

這很大程度上可以追朔到20年政府規劃不全面,但作為要自己做這些決定的年輕一代,我們某種程度上也必須要分擔一定的責任。

我很確定很多人都聽過周圍類似的對話,當我們在跟比較熟的朋友或是同學聊天時會問:

你畢業之後要做什麼?

「喔,我不知道。我不太喜歡我念的科系,但我父母強迫我繼續念,拿個博士,所以我可能會去申請個博士班。」

你知道你想要做什麼嗎?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嗎?

「不太有。我不知道我想要做什麼,也不太確定我的興趣。所以我可能會先試試看吧,畢竟每個人都說博士至少會有比較高的起薪和有更好的機會找到穩定的工作......。」

當然,這是一個過度簡化的例子。 如果我們還在念高中的話,這是可以理解的,但如果我們許多年輕人在做人生重大決定時,沒有對我們行動的原因和結果有一個清楚的了解或理由的話,這不是很令人擔心嗎?而在未來10年或15年後,當我們畢業了,變成老師、科學家和研究員,開始教育和影響下一代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呢?

這位教授最後用另外一個顧慮作結。

「在我的課上有幾個來自中國的學生。不是全部,但平均來說,他們更努力,更有野心,更珍惜他們的機會。如果課從早上8點10分開始,那他們8點鐘就已經坐在教室前排了,而台灣學生會晚10或15分鐘進來,許多人還會坐在後面睡覺或是玩手機。中國和印度一樣,在未來,依然會是個人口太多,教育機會和資源很稀少的地方,所以那些有機會能受高等教育的學生,已經比台灣學生更堅定更強悍。就單從這個例子來看,台灣在未來20年要如何競爭?」

當他說完後,我仔細看著他的臉,注意到他沉重的表情,一張我們許多人最近在周圍都看到的表情:真誠的關心和擔憂台灣的下一代,我們要面臨的挑戰只會更難,而我們是否能夠保持競爭力,面對其他正在崛起的亞洲和全球對手?

當我們做決定不管是要去念一個碩士或博士學位時,我們多數人都已經20幾歲,已經是個成人了。我們應該確定我們完全了解為什麼做這個特殊生涯規劃選擇的原因,為什麼在我們的生涯中博士學位是必須的,而不是再次因為家庭期待而去做選擇,或是跟隨過時的思維和老一輩的價值觀。和前人不同的是,我們不僅要跟台北或台中的其他畢業生競爭。我們還要跟韓國、中國和馬來西亞人競爭。

政府已經在20年前做了錯誤的決定,導致對年輕一代而言造成了重大資源浪費。

而最能夠保護自己不犯同樣的錯誤的方式,就是在做每個決定之前,確保我們充分了解事情、數字和理性的權衡利弊。

讓我們不要盲目跟風,犯之前政府犯的同樣錯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