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當一個舊有的行業到了盡頭,新的必須要出現,而對於一個想要提升價值的國家,一定要有這些常態但痛苦的創新,不然我們就會陷入別人往前而我們卡在原地的風險。

在這個充滿挑戰和變化的時代,我們不應該僅是跟隨舊有的意見,一味聽從別的人話,努力學習而從不質疑,尋找未來40年最安全的生涯路徑,不然我們該如何從現有的泥沼爬出來?

就像大自然的生態系統一樣,全球貨幣波動,或一個國家的經濟週期的高與低,有時較大的系統能用某種方式以促進一定的平衡。

在這種情況下,當經濟景氣不好,年輕人可以學習並發展的好工作很稀少,進入最好的學校並在最好的大公司找到安全工作,或當政府公務員的傳統觀念可能已經過時了,不再適用於推動台灣前進,在創新和新點子上競爭。打破傳統、開始自己的事業或就是單純不要跟隨你眼前的舊規則,瘋狂嘗試自己的路的機會成本比以前低上許多。

在許多方面來說,一個國家或社會想要改善,不斷的進步的話,我們都需要一個矽谷,在那裡老一輩的人鼓勵年輕夢想和點子成長,年輕一輩則去追尋自己的夢想。

對我們來說,這是最壞的經濟時機。這也意味著對新創公司或追尋你的夢想而言,現在是最好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