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捍衛價值觀,你敢反對親人和朋友?
來源:Ibai Lemon@flickr.CC BY-NC-SA 2.0

我前幾天收到一封電子郵件,邀請我11月去德州參加一場婚禮。

我是在美國南方長大,一個非常傳統的農村小鎮,每個人都去Wal-mart購物,有一半以上的人口開卡車,最愛的消遣之一是週末去打獵。當我的爸媽在那邊念書時,我家和我父親的教授的家庭非常親密,所以我童年的感恩節和聖誕節都在他們家度過,叫他們爺爺和奶奶。我直到長大才意識到我經歷了一個獨特和偶然的童年,在一個多是保守、白人中產階級的小鎮長大,和白人祖父母一起去大採購。即便是和一般美國人相比,這經驗也很獨特;20年後當我念商學院時,我是班上唯一來自遙遠美國南部,而多數美國同學從沒去過南部或中部的州,那些州通常被開玩笑稱為「飛過州」(fly-over state)。

我以前小時候在老房子裡面常常跟我美國奶奶的孫子玩在一起。他比我大一歲,即將要在11月結婚了,就是他邀請我去參加他們的婚禮。我去年回去時有看到他,當我看到那封email時,往事又湧上了心頭。

大約一年前,是我奶奶開車載我們去他孫子位在德州的家。那是一個週末,姊妹、阿姨、堂兄弟姊妹等等一大家族的人都在,當我們往房子走去時,我忍不住有點緊張。他們當中有些人每隔幾年我來的時候有碰過。有些人我來訪時每次都錯過,可能是我5年或10年之後再次見到他們。他們都在後院,準備烤漢堡、熱狗。

在夕陽下,我走到後院,狗在旁邊跑著,拖拉機停在車庫裡,大家跟我們打招呼。我幫忙一起烤肉,之後跟我的「堂哥」去散步,他秀給我看他的漁船、他的新卡車,聊著我們都還是6歲小孩時候的生活回憶。那似乎是已經上輩子的事情了。

他從來沒念完大學,現在在一家鑽油公司當探測員,雖然薪水以大城市的水準而言不算非常好,但在像這樣一個小鎮,地廣人稀,房子有時候跟車子一樣便宜,他已經可以買一塊地和一棟有四個房間的房子。這是德州一個小鎮,僅有幾千人,離我成長的鎮只有幾小時的車程。市中心就是幾個加油站和一個當地雜貨店,你要開車30分鐘才會到最近的購物中心。我的「堂哥」是個很好的人,身材稍微過重,充滿熱情的笑容,就是那種可能會邀請需要幫助的陌生人進去他們家的老派美國人。之後我們吃燒烤,全都圍在壁爐旁看德州美式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