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清楚!兩岸服務貿易協定,根本是中國讓台灣多
來源:killrbeez@flickr, CC BY-ND 2.0

時間才剛過九點鐘,但空氣中已散發著難以忍受的炎熱,感覺上有一股熱氣迎面撲來,讓你連視線都看不清楚。

星期六的早上,我什麼事都不想做,只想找一個有冷氣的地方躲進去,還有什麼比電影院更好的選擇呢?

克里斯多夫·諾蘭的「超人: 鋼鐵英雄」看起來似乎不錯,他執導的前三部蝙蝠俠電影「黑暗騎士」票房與口碑均佳,賦予老漫畫新生命,我很好奇這次他能夠創造什麼驚喜。

二個半小時後走出電影院,諾蘭果然並沒有讓人失望,略帶悲劇色彩的超人帶來了全新感受,有很典型的諾蘭黑暗風格。這部電影在國外毀譽參半,但票房仍然大賣。

和以往的超人系列不同,這次的版本花了一半時間描述超人的出生地克里普頓星球以及相關的人、事、物。克里普頓因為即將毀滅,超人的生父將他發射到地球上來延續種族命脈,但也引起追殺,邪惡力量甚至計畫將地球改造成和克里普頓一樣。

本片最動人的情節在於超人內心的掙扎,他到底是克里普頓人還是地球人?他該為誰而戰?這就像國民黨當年遷台是為了反攻大陸,但最後連蔣經國都承認「我是中國人,也是台灣人」。

對於超人而言,克里普頓是他的出生地,但地球卻是他生命的全部,他的天命是作為克里普頓星球和地球溝通的橋樑。

溝通的橋樑,多麼有意義的一句話。在全球化的趨勢下,人與人的關係更加緊密,但衝突和矛盾卻不斷增加,為什麼?因為價值觀不同,所以需要溝通。

我們面臨太多因為不同立場所造成的對立:大陸與台灣,藍與綠,行政院與立法院,企業與勞工,核四與反核四,都更與反都更、十二年國教與反國教…

台灣的價值可以包容不同聲音,但台灣的潛在危機卻是沒有辦法形成一個多元社會,逐漸走向非黑即白、仇恨對立、你死我活、無法溝通的二個極端,理性思考的過程不見了,大家沒有辦法以一體兩面來看待事情,純粹為反對而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