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家長都有個共同的難題,「該不該讓孩子出國留學?」有的父母是望子成龍望女成鳳,有的父母則是圓孩子的一個夢,都在現實與理想中掙扎不已。以下為一位交換學生家長的親身經驗分享,及寄給美國寄宿家庭的一封信。

參加交換學生計畫,我們家做的準備

一位媒體界的好友,他兒子近兩年去美國和挪威當交換學生,在FB上的交換學生日記,引起我女兒Nicole注意,讀得津津有味好奇不已。

我自已在報社工作期間,也曾經因採訪,對交換學生計畫並不陌生,但並不認為生性害羞而謹慎的Nicole會想去參加。她讀國中時,同校高中部也有來自幾個國家的交換學生,但她即使錯身而過也不好意思和對方打招呼。

當Nicole上了高一,主動說她想去美國當交換學生,我們有些意外。她本身有意願,是我們最重要的考量,就為她報名參加了三家此計畫台灣代辦機構的說明會,分別通過三家的英文能力SLEP檢測,Nicole並自行報考多益檢測,為出國做準備。

兩三個月仔細收集資料,還請已回國的朋友兒子分享經驗,媽媽也從好幾位有類似經驗的同事聽取意見,家庭會議之後,Nicole反而決定放棄,主要考慮有三:

1. 回國後必須重讀高中一年。
2. 媽媽不捨得。
3. 可等讀大學時再參加交換學生計畫。

後來我們也轉而報名暑期的英國短期遊學行程。

一項市府教育局的網路消息,讓我們家的交換生計畫峰迴路轉。北市府為推動國際交流,甄選高中生赴美當交換學生,並給予部分補助。Nicole和我們再次考慮後,決定這次不放棄了,主要理由是:這幾乎是Nicole可以住在接待家庭並就讀美國中學長達一年的唯一機會,這對希望可以深入體會美國學校和美國生活方式的Nicole來說,足以為此付出離家一整年和重讀高中一年的代價。

Nicole最近看的一部電影,對這項重大轉折也起了關鍵影響。《派特的幸福劇本》片中,陷入精神困擾的男主角一直在困惑中等待「Good Sign」,同樣生活並不平順的女主角,抓住了一次短暫的「Good Sign」,全力以赴,扭轉了兩個人的際遇。當我們看到教育局那個甄選消息,截止日只剩一天,我們家抓住了這一天。

交換學生爸爸給美國寄宿家庭的一封信

以下這封信的收件人是女兒在美國寄宿家庭Home爸及Home媽(編按:已翻譯為中文)。信中充滿著父母的複雜心情,看似期待女兒出國當交換生的喜悅,其實是不捨女兒離開家門的悵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