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是週日晚上九點,對一般客人來說,九點還太早,而對上班族來說明天要開始上班了,所以當我走進飯店三樓的酒吧時,整個酒吧幾乎是空的,只有我要找的朋友們坐在那。我看到他們坐在吧台,一位義大利人,一位新加坡人。我們握手,然後移到沙發。

義大利那位我已經很熟了。他是我其中一位很熟的大學學妹的創業家男友,之前我曾經寫過他的故事。他來台北度週末,見見朋友和家人,問我有沒有空碰個面。他今晚正在和一個新加坡大企業集團下的一位成功經理人碰面,邀我一同見面。他年紀約50歲,有超過30年跨亞洲區做生意的經驗,我想跟他聊天聽他談論台灣、亞洲和未來的商業趨勢應該會很有趣。

我們坐下來,我問了那位新加坡人他已經在台灣住了多久。

6個月,他說。他在過去30年來台灣出差過很多次,但這是第一次他公司將他派來看顧台北的辦公室並長時間住在這裡。

對管理台灣員工的第一印象是什麼?

「喔,每個人都受過高等教育,這是很不自然的。不要誤會我的意思,受過良好教育沒什麼不好,但辦公室裡的每個人,就算是最年輕的初階秘書都有碩士學位。我管理過世界許多不同地方的辦公室,但我從來沒在任何一個國家看過這種情況。但,即便你有高學歷,當涉及到國際事務、英語能力、溝通技巧時,台灣人還是很弱。這意味著超過某個點,課堂上所教你的東西已經不再創造價值,他們可能全都不合時宜、死記強背,在今日的商業環境上很少使用了。現在台灣已經沒有足夠的曝光給這些高學歷的人使用他們的知識。」

這個故事讓我想起了我最近與另一個年輕同學的對話。他剛從台大法學所畢業,拿到碩士學位。

這很棒啊,我說,你的下一步要作什麼?

他想出國去拿另一個法學碩士學位。

為什麼,我問?兩個碩士?你真的有這麼喜歡法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