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常,我只要在台北有連續兩天的課程,客戶除了請司機接送外,也會安排飯店住宿。當晚,十之八九有人約我吃晚飯,這些朋友的問題不外乎幾類:我該不該離職?我在講師事業上還有什麼地方要改進?只要對方誠懇可靠,加上時間可以配合,我通常盡量且樂意幫忙。

金融業中高階,想離職當講師

M是某金控集團的中高階主管,掌管台北大半江山,年紀小我幾歲,半年前第一次跟我碰面,就展現出對講師事業的企圖心。通常遇到這類朋友,我會先嚇嚇對方,挫挫他的銳氣;但即使這樣,他不但對講師工作私毫不膽怯,而且還有完整的執行計畫。

「你現在還在金控上班嗎?幾時會離職?」
「是阿,大概半年後吧」
「你打算怎麼跟老闆說離職原因?」
「還沒想太多,總之,應該不會說實話」

前天他再來找我,他真的離職了,要我給他一些講師職涯意見,於是我再問一次:「你的【官方版】離職原因是什麼?」

「工作多年,累了,想休息一陣子了。」我心想:這真是「超級官方版離職原因啊。」

年少輕狂不懂事

民國八十年,我從逢甲企管系畢業前夕,透過武陵高中資深學長的引薦,我如願進入夢幻企業「台達電子」工作,擔任桃園廠人力資源部「人力資源專員」的工作。

我工作很拚,時常都是用一百二十分的力氣在做,這樣的好處是,可以很快得到晉升與加薪的機會,缺點是,很容易遭遇瓶頸與自以為學完了。一年多來,我深知我不是做人資的料,我不夠細心,個性上也太喜歡衝刺,與較為保守的幕僚型工作屬性大異其趣。經與學長兼老闆懇談後,民國八十一年六月,「內部轉調」到採購部,負責購買泰國廠的相關材料。

大公司就是有這樣的好處,內部平行轉調機會多,只要內部人緣與關係夠好,加上有工作轉換的企圖心及決心,通常老闆都會樂觀其成,台達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當然內部轉調,需要雙方老闆有高度的「默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