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登山的理由,最知名的一句回答:「因為山就在那裡。」乘坐郵輪的理由亦如是,千千百百種說法,都不脫言簡意賅的幾個字:「因為海就在那裡。」

上過郵輪的人,一定知道是怎麼一回事。向晚時分,甲板上開始湧現人潮,或坐或站,視線全都射向遠方。大夥兒引頸企盼著的,無非就是一場海上落日饗宴——即將被火熱燒著的,不只轉瞬即逝的紅豔雲朵,還有美景當前被打動的赤子之心。

倘若因緣俱足,日頭沒入海平面沒多久,便可以再迎接「海上生明月」的浪漫,且看一輪如鏡明月,撒落一地金色慈悲。調整好鬧鐘,幾個小時之後,又可以再倚著欄杆,於無聲中等待太陽再次升起,日出那一刻的石破天驚,彷彿若有聲。

在台灣,要想看完日落後賞月出,觀完月落後再看日升,得要驅車在西海岸和東海岸間來回折騰,但是在郵輪上,從日落到日出,不過就是左舷到右舷,或是右舷到左舷的短短距離罷了——更別說過程當中,你還可以氣定神閒地睡好又睡滿。

美妙音樂的薈萃

對不甘寂寞、喜愛熱鬧的人來說,陸上生活的遺憾之一,就是不能將電影院、卡拉OK隨身帶著走,不過住上郵輪之後,許多不可能都化為可能——琳琅滿目的休閒娛樂,全都可以輕鬆「帶回家」。這可不是用iPad看影集或是手機app唱卡拉OK的半調子模擬,而是完整空間、真人實境不打烊的完整體驗。

如果哪天在船上的卡拉OK飆歌飆累了,想要聽專業樂手秀秀本領也不成問題。爵士鋼琴、美聲合唱、暢銷榜熱門金曲,都是郵輪樂團、歌手們的拿手絕活。毫無疑問,船行亞洲的航程中,最能勾起聽眾高昂興致者,當屬技巧純熟的菲律賓樂隊了。混跡高檔酒吧和夜總會數十年,這批南洋老手們可以前一分鐘哼唱《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後一分鐘又唱起台語的《家後》或粵語的《海闊天空》,一旦現場的懷舊氣氛被炒熱起來,《Rhythm Of The Rain》、《Hotel California》、《Sealed With A Kiss》總能一首接一首串起如雷掌聲。

偷偷地說,這時若想扮演一名識貨聽眾,秘訣就是點播一首《Anak》,這首曾被江蕙、譚詠麟翻唱過的菲律賓老歌,在當地人民心中,地位僅次於國歌,保證能讓樂手對你刮目相看。

聲光刺激的饗宴

歌舞秀表演,同樣是郵輪休憩的重頭戲,劇院等級的舞台越夜越美麗:魔術師的幻影把戲、體操手的槓上技巧、演唱家的嘹亮歌喉,全都可以結合最先進的聲光效果,交織出讓人目不暇給的感官體驗,恍惚之間,還以為自己已經身在紐約百老匯現場。

當身體的每一吋肌肉,都被音樂和聲光緩緩喚醒後,搖擺的本能,在船員的專業帶領下,也能得到完整的抒發。不同的郵輪業者,都有各自的拿手把戲:有些是巧笑倩兮的女孩歡快上陣,帶領船客玩起團康遊戲,歡笑和尖叫聲不絕於耳;有時則是義大利帥哥祭出專業教學,節奏或慢或快,不一會兒便能引導人們搖曳出曼妙舞姿。

說也奇怪,平日看似害羞、身體僵化緊繃的男女老少,上了郵輪後都彷彿安裝上自動升級程式,不知不覺就讓身體跟著動了起來。這樣的魔幻時刻,舞姿美醜已經全然不是重點,當累積已久的身心壓力在律動中徹底釋放,回到船艙套房中的那一覺,會睡得尤其香甜。

在海浪的輕微搖晃下,你好像重新回到了兒時搖籃,或是母親的懷抱之中,嘴角笑意不知不覺,漾成一道彎彎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