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的定義有很多重,但是只要願意伸手助人並堅持下去,其實就是莫大的成功與幸福。《社子島少年行》講述的不只是一個社區、一群人的故事,而是每個人都曾、也會經歷過的慘綠年少,要如何蛻變,找到勇氣,像寄居蟹般,換殼成長。

從台北出發,行經台中、高雄美濃等地,當寄居蟹改裝車上路時,街上的民眾莫不感到驚奇,更歡欣鼓舞歡迎這台擁有社子島生命力的寄居蟹改裝車。

而這台寄居蟹改裝車,便是國泰金控/幸福計劃2—《社子島少年行》的主角,就是由四個想要把廢棄物變身改裝車的孩子及一個指導老師,共同譜出一段意外發展的熱血紀錄。 

人生不是非黑即白  勇於承擔選擇

曾經在人生最迷惘之時,遇見人生的恩人「拳頭師」,在他的帶領下,一步步找尋到自己的道路,仔仔老師也希望他自己能像拳頭師,引領著社子島在地青年,逐步走回屬於自己的道路。

傳承給予幸福的能力

從繪圖、撿拾能用的廢棄材料、到實際焊接,一步步監督與教授,繁雜的學理及工序,讓原本興緻勃勃的少年們慢慢感受到疲憊與辛苦,參與計劃的少年陽陽甚至直接表露自己的迷惘:「我其實不知道自己未來要幹嘛,我也不知道我畢業後能做些什麼」。漸漸地,少年們陸續離開,只剩下仔仔一個人堅持奮門。

這段出人意表的發展,卻因記錄片型態而顯得更加真實。導演楊力州表示,「教育是這部影片很大的命題,片中的這段轉折,我並不希望觀眾進行評斷,後來回來的小孩就是英雄,不回來的,就是失敗者。人生不是非黑即白這麼一回事,就像裡頭有位少年後來決定去選擇應徵餐飲工作、退出計劃,這也是一個很棒的決定,其實這一切,都是選擇的問題。」他強調,「路不是只有一條,成功也不是只有一種樣子。」

用言教與身教  去感染去傳承

擁有一兒一女,知名媒體人張珮珊便以為人父母的經驗分享,「青春期的小孩,就是徬徨與不確定,這是正常與自然的,我們每一個人也都經歷過。不管是家長或老師,最好的方式就是陪伴,讓孩子能夠不斷去嚐試任何他能感到興趣的事,並真的去做,做中就可以激發熱情,知道技巧在哪,變得越來越好。」而當孩子堅持不下去時,張珮珊指出,父母更要以身作則,陪在身邊,就像仔仔老師一樣,「如果孩子堅持不下去,至少守在那裡,用自己的身教及言教去感染、去傳承,讓孩子知道,爸爸媽媽做得到,你一定也可以。」

傳承給予幸福的能力

而陽陽離開後願意回來,楊力州認為那是一股實踐的力量,因為陽陽開始願意去面對自己心裡的渴望,也是他的學習成長。對此,陽陽表示,「最後一天,雨下得很大,我和仔仔一起把車騎到橋上,路上很多陪著,看到他把事情做好做滿,讓我很感動,也讓我知道結果好不好,不太重要,而是過程,自己的態度也很重要,還要幫助人。」他也向仔仔老師承諾,未來如果有能力,他也想像仔仔老師一樣,長大以後無條件地幫助別人,跟仔仔老師現在為社子島少年們做的事情一樣,從仔仔老師身上,陽陽體悟了:「給人幸福,就是幸福」,當你完整別人時,你不知不覺也被完整了。

 實踐幫助能量  傳承幸福

「教育,不會只是一個面向,也不會只有傳統的師生關係;就像幸福不會只有一種定義,吃到美食、聽到好歌,都是幸福。對我來說,最大的幸福就是別人可以因為你在做事情,從中找到一點點希望。」楊力州感性地說,「有句老話叫:『百年樹人』,那棵樹總得花個百年才長得大,若我們一直期待在第二年就有林蔭可遮陰,這不該是教育的意義。這棵樹也許得花上時間,才能成長,也許不會在這一代有所成,而要等到下一代。但只要不做,種子沒有埋下去,這樹就不會存在。」

相較於電影拍攝的傳播力,楊力州反而認為,新媒體會是一種讓效應擴散更快的媒介。也因相信紀錄片可以改變世界,用力的開始紀錄土地的各種故事,為了讓更多人能看到影片,他透過國泰金控搭建的平台讓更多人看得到,感染大眾願意去實踐並給予幸福。

傳承給予幸福的能力

社子島雖然資源貧脊,但頗具生命力,國泰金控推行幸福計劃,便是希望讓大家看到「幸福是可以傳承的,是有DNA的。」而儘管給人幸福可能當下不會得到正面回報,過程需要時間的遞延,卻是一定要做的事情。

「給予幸福這件事,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其實大家都具備,我從小就看到身邊的長輩,甚至是路人願意對需要幫助的他人伸出援手。今天若能不在意自己的犧牲,主動願意去為他人做這件事情,那就是幸福。」仔仔說,「將這件事內化成自己的反射動作,在自己能力範圍內,去幫助他們,因為我們以前也曾是被幫助過來的人,那是一種傳承。」

完整影片: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xIm_oofGb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