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愛樂的靈魂人物,是兩位「非典型」的老師,陳珮文和王子建。

在你我的成長經驗中,大概都少不了「成績」和「考試」;陳珮文老師也不例外。她曾經在聯考之後,離家出走,還在臉書上自嘲:「也許是我走過痛苦的求學階段,所以安排我當老師,教的學生是大部分都像我以前一樣,有某些東西學不好。」

2014年,商業周刊採訪了親愛愛樂。報導的一開頭就寫到兩位老師遇上的難題,學生人數雖少,但是單親、隔代教養多,愛打架的、髒話連連的、不愛讀書的…比比皆是。

有誰想得到,這些「問題兒童」,今天會在古典音樂的聖城維也納,拿下世界冠軍?

不強迫孩子要有好的學科成績、不用大考小考填滿孩子的人生、不要求孩子愛念書,親愛愛樂的孩子多半是原住民,音感天生就好,藉著拉提琴,孩子反而找到自信,愛上學習。陳珮文和王子建教育孩子,說穿了是「因材施教」,但難的不是理念,是他們真真正正的實踐了十幾年!

今天要和粉絲分享的,是阿奇的故事…(以下出自陳珮文老師臉書貼文)

「燒掉」作業本,孩子竟然開始愛讀書

阿奇是個命運與眾不同的孩子,生父不是戶口名簿上的父親,媽媽離開後,阿奇就由親戚照顧。

剛認識阿奇時,他有很多問題,總是被罰不能下課,每天有補不完的功課,會欺負作弄同學,愛說謊......

幾年過去了,阿奇來到了我的班級,說實話,一開始心裡有點抗拒這孩子,不管功課、品行、說話態度......都不討喜。

他也索性不來上學,來一天翹三天。

打電話跟家人聯絡,發現家人也很困擾,家人曾想找警察抓他,也想帶他去看精神科,大家都頭疼啊!

那時候的阿奇,讓我聯想到鄭捷,親戚也說像。

最後,我鼓起勇氣跟阿奇的親戚建議,看能不能讓我試試看,讓我帶他一陣子看看。於是,阿奇開始住宿舍了。

住宿第一天,他逃跑了,又是隔了兩天才來上學。

我問阿奇為什麼不喜歡來上學?他說,因為不能下課,又說功課太難不想寫,但是不寫功課會被罵,所以不想來學校。

一天,我向阿奇伸出手,要他把所有不想寫的功課給我,他戰戰兢兢的拿出好幾本數學、英文,我看他沒動作了,硬是要了國語作業簿(國語我教的,這樣可以少改一本多好,呵呵),我跟他說,如果老師們為難他,就說是被我拿去燒了,沒了。

花了好長時間跟數學老師溝通,一個快變鄭捷的孩子需要的不是寫完數學功課。

那天起,阿奇再沒功課了,每節下課都不用補功課,他可以快樂的去打球,放學後他自動跑來要幫我鋸木頭,日子開始邁向正軌。

阿奇再也不翹課、再也不逃跑,陰沈的表情漸漸被笑容取代。

幾個月過去了,一天,阿奇跑來問我要他的國語作業簿,他說他想寫,(聽到時都快哭了,絕對不是因為要改他的作業哭的)

現在的阿奇,功課還是不好,上課還是愛亂說話,但,大家開始喜歡他了,阿奇也開始喜歡上學了!只要來我們學校,就會看到阿奇總是在身邊走來走去,還會跟著送客喔!

小編@2017.08.12 天氣☀

📝更多親愛愛樂的故事!鎖定 #商周小編的親愛日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