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機經過一陣顛簸,終於在北京機場降落。打開機門,竟然不是停在terminal停機門口,還要轉搭接駁車,天空陰暗,飄著細細微雨,一股冷空氣迎面撲來,走下階梯,我背後的人輕聲地罵著:「X,北京機場是全世界最爛的機場。」

我看了一下手錶,應該在晚餐前45分鐘可以到,有時間可以梳洗一下再赴宴。

誰知道事與願違,不知道為什麼人特別多,入關和等行李就搞了一個鐘頭,上車後又遇到交通阻塞,在長長的車陣中動彈不得,等到達酒店時已是用餐時間,還讓客人等了一會兒。

這是很普遍的事情,住在北京的人都見怪不怪,開會遲到個二、三十分鐘是家常便飯,也沒有人會特別抱怨。

最近我的北京飛機航班因為霧霾能見度低而頻頻誤點,最糟時一大早航班到中午才能起飛,整天會議都必須取消,北京因為無法快速移動,已經成為一個沒有商業效率的慢城市。

無巧不成書,我最近找到了北京的難兄「慢」弟,那就是台北,兩者的意義層次雖然不同,但卻有異曲同工之妙。上週亞洲華爾街日報登了一篇專題,叫做「In Taipei, life in the slow lane」(慢速道上的台北),讚譽台北已從一個上世紀亞洲四小虎之一的新興城市,蛻變成一個崇尚「簡單」、「慢活」的文化創意新都。

以前Eagles有一首歌叫做「Life in the fast lane」,但台北顯然不屬於其中。文章提到台北悠閒的感覺,到處都是小咖啡店,並將台北和美國奧勒岡州波特蘭(Portland)市的情調相比。

但文章的另一面卻充滿了諷刺的隱喻。台北的經濟成長是不行的。作者表示你若是一個年輕、有才華、有活力的人,上海和北京會是事業比較好的選擇,「一個到處在賣家庭製果醬、手工卡片和裝飾家具的世代,不可能產生能和三星競爭的公司」,台北是「退休」最佳的城市。從某個層面來說,台北(台灣)已經變得像過去二十年,日本首相安倍上台前的日本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