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下摘譯自紐約時報網站:

我是一個白人、一個受過大學教育的女人。我的年紀和希拉蕊相當。我是一個母親,並且在一個天主教家庭中長大。

而且,我投票給唐納‧川普。

我89歲的媽媽對我的決定感到震驚,還有我的許多白人、受過大學教育的女性朋友也是如此。但我不管!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容易下的決定。

對我正值青春期的女兒來說,我得跟她解釋,為何川普,或是像哈佛足球校隊的男人們,會在「更衣室」說出那些對女性不敬、噁心的話,這已經夠糟了。但我也必須解釋,如果希拉蕊當選,她將帶著她的老公,前任美國總統比爾柯林頓回到白宮,別忘了,這個「前總統」曾經和白宮實習生在橢圓辦公室發生關係。

我的朋友直問我,難道川普那些諸如修築美墨城牆,排拒穆斯林和墨西哥人、諸如談論用不適當的方式對待女人,「妳怎能支持他?他是一個小丑、一個吹牛大王、一個億萬富翁,他嘲笑戰爭英雄,批評選美皇后...」,並且在總統辯論中說盡醜話...

是的,這些都是問題。但是「經濟成長」呢?過去8年經濟成長率低於2%,希拉蕊,就像我的許多朋友一樣,完全不明白經濟成長對於國力和一個國家的活力有多重要。川普主張減稅等措施振興企業,希拉蕊完全會做相反的事。

希拉蕊周邊的人不斷掩護她的謊言和她貧乏的判斷力,2012年的Benghazi攻擊事件、用私人電子信箱寄政府機密文件、還有柯林頓基金會。但川普當總統,比較不會有政黨包袱,也比較會找獨立人士擔任政府成員和顧問。

他會是好總統嗎?我不確定。但她呢?歷史經驗告訴我們:肯定不會是!

參考文章:Why I Am Voting for Tru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