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知道更多、更完整的川普及2016美國大選相關資訊,請上商周.com最新推出的《深度議題》專欄:「川普效應」,有影音、大事紀、商周觀點、網路相關資源及各類相關報導。)

川普(Donald John Trump),1946年6月14日生,生於美國紐約市皇后區。他是川普集團董事長及總裁,也是川普娛樂公司的創辦人,主要業務為經營房地產、賭場和酒店。2015年6月,川普正式宣布競選美國總統選舉,隔年6月,在共和黨全國黨代表大會上,獲得共和黨提名,成為正式總統候選人。隨後,在2016年11月的總統大選中,更一舉擊敗民主黨的希拉蕊,當選美國總統。

本來各界以為,川普當選總統之後,會引爆全球股災;想不到,勝選後,竟然啟動一波「資金大輪動」行情,新總統當選之後的一個月的時間內,約2兆美元(新台幣64兆元)資金從債市流入股市。道瓊工業指數逼近20,000點大關,標普500、那斯達克、羅素2000及道瓊運輸指數,也都創新高。

甚至,川普一反美國慣例,在2016年12月2日,與蔡英文總統,進行越洋熱線十多分鐘,引發中國透過外交途徑向美國表示抗議。

言語激烈、個性高傲的川普,在1988年和2000年曾兩度公開宣稱有意角逐美國總統寶座,但最後都選擇退出。這次,在他宣佈競選時,並沒有引起太大的注意,但後來聲勢越來越高,一舉擊敗前總統布希胞弟等在內的對手。不過,也因為他的立場偏激,在當選總統之後,全美陸續發生抗議事件,加州甚至有人發起「脫美」(Calexit)運動。2017年3月28日,川普簽署「能源獨立行政命令」,解除煤礦業者租用聯邦土地的禁令,包括取消歐巴馬時代的「清淨電力計劃」抑制石油和天然氣甲烷排放的規定,被外界解讀為大開環保倒車。

爭議不只如此,在川普宣示就職前夕,網路媒體BuzzFeedCNN皆報導,川普與俄羅斯關係甚深,BuzzFeed甚至公開一份情報資料,指稱川普幕僚,曾與克里姆林宮密會,川普對此非常氣憤,甚至在記者會公開場合,拒絕CNN記者提問。2017年1月27日,川普頒佈行政命令,下令禁止來自7個回教國家的國民入境美國,引發全美各地抗議。美國西雅圖聯邦法官羅巴特隨後裁決,邊界官員暫時不用執行川普命令;而川普的反制則由司法部提出上訴,但遭美國上訴法院駁回,7國民眾暫時仍可進入美國。美國學者指出,此舉恐引發行政、司法的憲政爭議

川普在就職演說中說:「過去幾十年,外國產業操縱了美國,他們獲利了;我們的軍隊一直去幫助其他國家,卻無法守護好自己的邊境;我們在海外花了數兆美元,自己的基礎建設卻年久失修。我們讓其他國家變有錢,但我們國家自信卻消失了。我們的工廠漸漸離開我們的國家,數以百萬計的美國工人被遺留;中產階級離開家鄉跑到其他國家工作。」

但為何爭議不斷的川普,可以政治素人之姿,入主白宮?其實他的風格一直未變,過去他也曾有意參選總統,但沒人把他當一回事,如今他卻掀起旋風。變的不是川普,而是環境。

川普的崛起,反應的不只是美國的政治情勢很可能預言了未來十年世界的兩大趨勢:一、中產階級更大量的消失,二、貿易保護主義捲土重來!

從數據看,二○○八年金融危機後,自認為是中產階級的美國民眾比率,從超過五成降至如今四成出頭。自認為是下層階級的民眾比率則創金融危機後新高。

中產階級對民主的運作極為重要。如中國經濟學家張維迎說,民主要建立在法治上,這要求每個公民都有責任心和公民意識,中產階級就是這樣的人。他們有一定的私產,不喜歡動亂,「若沒有一個龐大的中產階級,民主可能帶來民粹,甚至暴民政治。」

過去川普的極端主張未見影響力,是因為中產階級力量足以制之,「穩定壓倒一切」。如今這個階級力量下降,自認身屬下層階級的民眾比率卻增加,贊成天翻地覆變化的情緒,壓倒了希望穩定的心理。遠者一戰後德國民不聊生,納粹乘勢崛起;近者希臘債務危機後,極左政黨上台,都是這種現象。

另一方面,美國家戶實質收入中位數,自二○○八年後也在縮水,這意味著一般人的經濟處境在惡化。經濟學家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在其著作《反資本主義的心境》曾分析,市場競爭下的失敗者,會傾向把失敗原因歸罪於外在環境,他們相信這不是自己的錯,因此向政府求助。

為何美國出口不好?川普說,因中國操縱匯率。為何收入下降?川普說,因外國產品傾銷。為什麼我沒工作?川普說,因企業都搬到海外。

「讓美國重返偉大」為口號的川普,他的主張為眾多處境惡化的美國人,找到了外部理由。《經濟學人》稱川普的支持者當中,有不少是市場競爭下的失敗者,「美國有數千萬這樣的人」,就是這個原因。

如果,連美國的中產階級都在全球化的炮火下敗下陣來,那麼,從川普現象一葉知秋,這或許是全球中產階級的共同悲歌,這也埋下全球經濟最大的不定時炸彈。

不少輿論將川普的主張稱為「民粹主義」,其實箇中尚有更深層原因:他認為,權力可以改變經濟規律。

在川普看來,解決經濟問題關鍵只有兩個:談判技巧、強大魄力。他不斷強調自己具備這兩個能力,「把中國逼上談判桌」,或逼美國企業回美生產以創造就業。而那些在市場競爭中處境惡化的民眾,正希望能透過政府來改變。

過去此希望無法實現,或是因政客被富人大老闆綁架,或是主政者沒魄力或不夠聰明。如今有了不向富人募款、自認有魄力又聰明的川普,他們就把希望寄託在此人身上。這些人想法和川普一致:只要有權、有心,經濟規律是可以改變的。他們和川普的共同點就在此,川普和諸多反對他的企業家不同點也正在此。

川普的主張還有另一後果,那就是他的貿易保護主義,將重創各國經濟。

日前《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將「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列為2017年十大高風險事件,稱川普上台可能導致「美國經濟瞬間衰退」,其風險比「恐怖攻擊重創全球經濟」排名還高,主要理由就是他「超乎尋常的對於與其他國家自由貿易充滿敵意。」川普現象正在全世界延燒,而這重要改變,將可能影響所有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