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知道更多、更完整的川普及2016美國大選相關資訊,請上商周.com最新推出的《深度議題》專欄:「川普效應」,有影音、大事紀、商周觀點、網路相關資源及各類相關報導。)

川普(Donald John Trump),1946年6月14日生,生於美國紐約市皇后區。他是川普集團董事長及總裁,也是川普娛樂公司的創辦人,主要業務為經營房地產、賭場和酒店。2015年6月,川普正式宣布競選美國總統選舉,隔年6月,在共和黨全國黨代表大會上,獲得共和黨提名,成為正式總統候選人。隨後,在2016年11月的總統大選中,更一舉擊敗民主黨的希拉蕊,當選美國總統。

言語激烈、個性高傲的川普,在1988年和2000年曾兩度公開宣稱有意角逐美國總統寶座,但最後都選擇退出。這次,在他宣佈競選時,並沒有引起太大的注意,但後來聲勢越來越高,一舉擊敗前總統布希胞弟等在內的對手。

本來各界以為,川普當選總統之後,會引爆全球股災;想不到,勝選後,竟然啟動一波「資金大輪動」行情,新總統當選之後的一個月的時間內,約2兆美元(新台幣64兆元)資金從債市流入股市。道瓊工業指數逼近20,000點大關,標普500、那斯達克、羅素2000及道瓊運輸指數,也都創新高。不過,也因為他的立場偏激,在當選總統之後,全美陸續發生抗議事件,加州甚至有人發起「脫美」(Calexit)運動。

就職之後,川普引發的爭議也一直沒停過。最主要的包括:

與俄羅斯關係

在川普宣示就職前夕,網路媒體BuzzFeedCNN皆報導,川普與俄羅斯關係甚深,BuzzFeed甚至公開一份情報資料,指稱川普幕僚,曾與克里姆林宮密會,川普對此非常氣憤,甚至在記者會公開場合,拒絕CNN記者提問。緊接著在2月中旬,川普接受了新任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的辭呈,任職未滿一個月就閃退,主要因為,弗林涉嫌與俄羅斯駐美大使密談,並在這件事上誤導副總統彭斯和其他白宮官員。5月9日,川普又突然開除聯邦調查局(FBI)局長柯米(James Comey),外界猜測,是因為柯米正在調查川普及其周邊人士,與俄羅斯的關係。

2017年5月15日,更爆炸性的新聞出現,華盛頓郵報報導,川普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接見俄羅斯大使時,洩漏了「高度機密」(highly classified)的情報資訊,讓美國情報網陷入危機,新聞一出,不少國會議員開始提議,應成立特別調查委員會對川普失當舉動進行調查,有些評論者甚至將此舉與導致美國前總統尼克森下台的水門案,相提並論,並預測川普可能遭到彈核。 投資人因擔心川普下台,導致美股在5月17日收盤時,大跌逾370點。

川普效應及爭議(05.18更新)
翻攝自華盛頓郵報(2017.05.15)

中美台關係

川普在2016年12月2日,尚未宣示就任總統之前,曾打破前例,與蔡英文總統,進行越洋熱線十多分鐘,中國透過外交途徑向美國表示激烈抗議,民進黨政府則認為此舉為台灣外交上的一大勝利。川普隨後也表示,美國政府長年遵守的美中台三方政策,有檢討必要。

不過川普就任之後,立場似乎開始轉向,特別在2017年4月,川普與習近平第一次會面之前,美國白宮和國務院官員罕見地三度在公開場合提到「一中政策」,兩人見面之後,關係似乎更有進展,川普表示,他與習近平建立了友誼,長遠而言,「我們將會有非常、非常好的關係」。緊接著,蔡英文總統在4月27日,透過路透專訪喊話,「期待有機會跟美國政府有直接的溝通」、「也不排除有機會跟川普總統本人通電話」,新聞一出,川普在隔天,同樣透過路透專訪拒絕總統蔡英文所提雙方再通一次電話的建議,並表示他不想在北京展現幫忙遏止北韓之際,為中國大陸領導人習近平添麻煩。

推翻前朝施政

2017年1月27日,川普頒佈行政命令,下令禁止來自7個回教國家的國民入境美國,引發全美各地抗議。美國西雅圖聯邦法官羅巴特隨後裁決,邊界官員暫時不用執行川普命令;而川普的反制則由司法部提出上訴,但遭美國上訴法院駁回,7國民眾暫時仍可進入美國。美國學者指出,此舉恐引發行政、司法的憲政爭議。2017年3月28日,川普簽署「能源獨立行政命令」,解除煤礦業者租用聯邦土地的禁令,包括取消歐巴馬時代的「清淨電力計劃」抑制石油和天然氣甲烷排放的規定,被外界解讀為大開環保倒車。5月4日,在川普主導下,美國眾議院以些微票數,通過新健保法案,形同廢除和取代歐巴馬健保法案。

但為何爭議不斷的川普,可以政治素人之姿,入主白宮?其實他的風格一直未變,過去他也曾有意參選總統,但沒人把他當一回事,如今他卻掀起旋風。變的不是川普,而是環境。

川普的崛起,反應的不只是美國的政治情勢很可能預言了未來十年世界的兩大趨勢:一、中產階級更大量的消失,二、貿易保護主義捲土重來!

從數據看,二○○八年金融危機後,自認為是中產階級的美國民眾比率,從超過五成降至如今四成出頭。自認為是下層階級的民眾比率則創金融危機後新高。

過去川普的極端主張未見影響力,是因為中產階級力量足以制之,「穩定壓倒一切」。如今這個階級力量下降,自認身屬下層階級的民眾比率卻增加,贊成天翻地覆變化的情緒,壓倒了希望穩定的心理。遠者一戰後德國民不聊生,納粹乘勢崛起;近者希臘債務危機後,極左政黨上台,都是這種現象。

另一方面,美國家戶實質收入中位數,自二○○八年後也在縮水,這意味著一般人的經濟處境在惡化。經濟學家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在其著作《反資本主義的心境》曾分析,市場競爭下的失敗者,會傾向把失敗原因歸罪於外在環境,他們相信這不是自己的錯,因此向政府求助。

為何美國出口不好?川普說,因中國操縱匯率。為何收入下降?川普說,因外國產品傾銷。為什麼我沒工作?川普說,因企業都搬到海外。

「讓美國重返偉大」為口號的川普,他的主張為眾多處境惡化的美國人,找到了外部理由。《經濟學人》稱川普的支持者當中,有不少是市場競爭下的失敗者,「美國有數千萬這樣的人」,就是這個原因。

如果,連美國的中產階級都在全球化的炮火下敗下陣來,那麼,從川普現象一葉知秋,這或許是全球中產階級的共同悲歌,這也埋下全球經濟最大的不定時炸彈。

不少輿論將川普的主張稱為「民粹主義」,其實箇中尚有更深層原因:他認為,權力可以改變經濟規律。

在川普看來,解決經濟問題關鍵只有兩個:談判技巧、強大魄力。他不斷強調自己具備這兩個能力,「把中國逼上談判桌」,或逼美國企業回美生產以創造就業。而那些在市場競爭中處境惡化的民眾,正希望能透過政府來改變。

過去此希望無法實現,或是因政客被富人大老闆綁架,或是主政者沒魄力或不夠聰明。如今有了不向富人募款、自認有魄力又聰明的川普,他們就把希望寄託在此人身上。這些人想法和川普一致:只要有權、有心,經濟規律是可以改變的。他們和川普的共同點就在此,川普和諸多反對他的企業家不同點也正在此。

川普的主張還有另一後果,那就是他的貿易保護主義,將重創各國經濟。

日前《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將「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列為2017年十大高風險事件,稱川普上台可能導致「美國經濟瞬間衰退」,其風險比「恐怖攻擊重創全球經濟」排名還高,主要理由就是他「超乎尋常的對於與其他國家自由貿易充滿敵意。」川普現象正在全世界延燒,而這重要改變,將可能影響所有人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