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知道更多、更完整的年金改革相關資訊及來龍去脈,請上商周.com最新推出的《深度議題》專欄:「年金改革」,有影音、大事紀、商周觀點、網路相關資源及各類相關報導。)

年金改革,通常泛指社會保險與退休金制度的改革,改革的主要訴求認為,現有的年金制度,給予退休族的退休金太高,加上台灣人口老年化加劇,老年人口比率勢必逐年上升,若現有的年金制度不改革,國家整體財政會被拖垮。

根據銓敘部的統計,在支領月退的13.4萬公務員當中,月領逾4萬元的退休公務員就有11萬3千多人,而近七成的退休教師更是月領6萬至8萬,甚至比七成勞工者月薪還高。為解決社會公平及財政困境,總統蔡英文在就職演說時,明白表示,「年金」問題是拖累台灣財政的重要因素,將成立「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

根據聯合報2016年12月底報導,年金改革委員會成立以來,雖然爭議不休,但年金請領由60歲延後至65歲、軍人退撫休制度單獨設計等七項議題,則是年改委員極少數具有共識的項目。此外,降低所得替代率,平均投保薪資期間最多拉至廿五年,十八趴優惠存款也會盡速走入歷史,簡單地說,年金改革的原則是:「繳多、領少、延後退」。2017年1月中,總統府發布新聞表示,年金改革國是會議,於在1月22日在總統府內召開。

在國是會議前一天,總統府年金改革委員會端出改革方案,勞保年金請領年齡,延長為65歲。警、消等危勞職務維持70制(15年加55歲)不調整。教育人員方面,高級中等以下教師為60歲,之後再視職場結構調整。其餘教育人員65歲。將設計10年過渡期,至117年採單一年齡60歲請領,大專教師自118年每年增加一歲,至122年達65歲。原18%優惠存款制度,也會分6年全數歸零,第1年降至9%、第3年降至6%、第5年降至3%、第7年降至0。

不過,爭議並未消失,反而越來越大。反對年金改革團體,3月29日,發動「遍地開花」遊行,與警方零星爆發推擠衝突。2017年4月19日,反對改革的民眾,又欲進入立法院辦公的立法委員、地方縣市首長、政府官員及立法院職員發生肢體衝突,並波及民間媒體採訪人員,造成多名議員、官員受傷。

若想進一步了解年金改革始末,從下面幾個角度及問題,會有比較清楚的認識:

Q1:年金改革的對象,到底是誰?

媒體上常點名的四大改革對象包括:軍人退撫基金、勞保基金、公校教師退撫基金、公務退撫基金。這四大基金,支出沉重,已經財務困窘,若不改革,恐怕將在不久將來,面臨破產的命運。軍人退撫基金、涵蓋人口:15萬,從2011年開始入不敷出,預估2019年破產;勞保基金、涵蓋人口:1,014萬,從2018年開始入不敷出,預估2027年破產;公校教師退撫基金、涵蓋人口:19萬,從2014年開始入不敷出,預估2028年破產;公務退撫基金、涵蓋人口:29萬,從2015 年入不敷出,預估2030 年破產。如果不改革,台灣將面臨「養不起」的未來。2014年,一位老人,由6.17位勞動人口共同負擔扶養,若年金不改革,到2030年,1位老人2.69位勞動人口負責扶養。

Q2:年金改革由那些單位負責?

總統蔡英文在520就職演說中宣示,將成立「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由副總統陳建仁擔任召集人,並且會召開「年金改革國是會議」,於一年之內提出可行的改革方案!6月8日,行政院成立年金改革辦公室,並委由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擔任年金改革委員會副召集人兼執行長。總統府並正式核定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名單,共37人。但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最後提出的建議,其中涉及法律的部份,還是必須由立法院通過才能實行。

Q3:年金改革為何這麼難?

林萬億在未入閣之前,就積極提倡年金改革的議題,但他也不諱言,小英政府面對年金改革,有三個不利因素。

第一,是目前的公辦養老制度太複雜,包括五種社會保險、六種退休金制度、一種社會津貼,主管機關涵蓋內政部、教育部、國防部、銓敘部等七個部會。要讓社會大眾搞懂各種方案的利弊,是個困難的說明、說服任務。

第二,是改革影響到跨職業、跨世代的利害,使得在尋求各界對改革方案達成共識的過程中,「可能出現互相討價還價、結盟勒索。」

第三,從過去幾次改革中得知,掌握各種年金財務、人數流動等資訊的文官體系,傾向拿出有利於己、隱藏不利於己的資料,讓外部專家碰到諸如「算錯重來」等白費力氣的事。

第四,被改革的人,就是文官體系裡,最有行政經驗的中高階官員。這源於二十年前軍公教採行退撫新制時,產生了一批橫跨新、舊制度的人,亦即既有一八%,又有月退金的「超額受益者」。當時在球員兼裁判下設計的方案,最有利於這群中高階軍公教。

簡言之,到達薪資最高級的軍公教人員,可計算退休金的薪資,已比勞工最高上限四萬五千八百元高,再加上部分退休金可享一八%優惠存款利息,退休後收入往往超過工作時,顯然不符合公平法則。

這群「超額受益者」,目前有許多是五十多歲就退休的「活力老人」,或是行政、教育界資深的「中堅份子」。他們最有能力進行遊說或抗議,同時他們的行政經驗,也可能是新政府運作需要仰賴的。陳水扁時代的改革方案反「肥了大官」,馬英九時代的改革方案也是資深文官受害最輕、資淺公務員受損最大,關鍵因素都在這群超額利益者有能力「綁架」政府。

Q4:年金改革的可能方向,歸納起來有那些?

第一、延後請領退休金的年齡。
目前OECD國家各種退休制度的平均法定退休年齡約是六十四歲,台灣勞工是六十歲。德國等歐洲國家,目前已將退休年齡延後到六十七歲。而且台灣除了延退,也必須讓不分職業的可退休年齡規定一致化。根據聯合報2016年12月底報導,年金改革委員會成立以來,雖然爭議不休,但年金請領由六十歲延後至六十五歲,是普遍與會者的共識。

第二、降低所得替代率。
目前英國不同退休制度的所得替代率,約在三成到五成之間;德國則將最高年資四十年的所得替代率,降到不及七二%。從這個標準來看,蔡英文的退休金所得替代率改革,應該也會朝整體七成以下的目標前進。

第三、提高年金保險費率,也就是每個人提撥更多薪資來支持年金財務,因為目前的費率經過精算仍是太低,長期仍會入不敷出。

(想知道更多、更完整的年金改革相關資訊及來龍去脈,請上商周.com最新推出的《深度議題》專欄:「年金改革」,有影音、大事紀、商周觀點、網路相關資源及各類相關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