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Joey。」

我抬頭看見我的學弟往我坐著沙發走來。他放下背包,坐在我旁邊拍拍我的背。

我微笑看著他,兩人一同等著我們這群人中另外兩個人。

外面已經全黑了,時間是週五晚上。我才剛從上海下班後飛過來。

這是我們四個人在大學畢業立刻決定開始的事情。我們一致同意,在未來每隔2、3年,無論我們人在世界哪個角落,我們會盡量一起出去旅行,好像我們又回到21歲一樣。便宜的飯店、當地餐廳、沒有計畫或是旅遊書,就只是老男生朋友,每隔幾年聚在一起,談談我們現在人生中的近況。

我們畢業後去日本當過背包客,在退伍後去過香港和泰國,在我研究所畢業後則去了普吉島。我們總是盡量節省,提醒我們不管有了什麼地位或是我們現在過著怎樣的生活,就這幾天,我們全都回到窮學生模式,喝著便宜的啤酒,整個週末和彼此搞笑。最近,隨著我們接近30歲,我們開始想著這樣子的生活在下個階段到來之前,還會持續多久。這個週末,我們同意在澳門碰面。另外兩個人,有一個是從泰國飛來,一個是從香港,還至少要30分鐘才會抵達。

我問他近來如何。幾個月前,因為家庭因素他才剛剛經歷過一場很痛苦的分手。我知道這件事,而今天是我們第一次好好的聊聊細節。

他跟女友交往了兩年。他們的關係很穩固,我上次跟他聊天時,他甚至考慮要結婚。問題是,他的父母從一開始就非常反對。主要原因?女生比他大幾歲,而且從一所私立大學畢業讓他的家長不滿意。我許多同學聽到這些細節都笑著搖頭,大概是也很容易想像傳統的台灣家長會如何反對吧。

這次情況很嚴重。他爸爸在要求他們分手的過程中,直接打給女生,甚至暗示如果她不肯跟他的兒子分手,他就會直接和去找她公司的老闆。最終,整個分手弄得很難看,就算現在,事情都過了幾個月了,他回家時,整個家庭關係依然非常緊張。他的妹妹看到這個,開玩笑說她直到要結婚前絕對不會跟她父母談到任何一個男友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