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才降臨7個小時又12分,美國總統川普就對一個國家「宣戰」,不是他一嗆再嗆的北韓、不是他恨之入骨的伊朗、不是東風壓倒西風的中國、不是惡搞美國總統選舉的俄羅斯,是……巴基斯坦,一個人口超過2億1000萬的南亞穆斯林國家,一個讓美國苦惱十多年的「雙面國家」。

還好,川普照慣例是先耍嘴砲,在推特上宣戰:「美國當了15年的冤大頭,援助巴基斯坦330億美元,他們的回報卻只有謊言與欺騙,把我們的領導人當傻瓜。我們在阿富汗追剿恐怖分子,他們卻提供避風港,幾乎沒幫忙。到此為止!」

川普自己向來說謊不打草稿,如今巴基斯坦居然被他指控「謊言與欺騙」,可見事態嚴重。而且川普雖說是逞嘴砲之快,把200億膨脹成330億,但他的確點出了美國的兩難處境,國務院等衙門也不敢怠慢,3天後祭出金援緊箍咒,宣布凍結對巴基斯坦的20億美元軍事援助。想要解凍?巴基斯坦必須先清理門戶,確實消滅國內的恐怖分子避風港。

巴基斯坦外長阿西夫(Khwaja Muhammad Asif)對此表示:美國既不是真正的朋友,也不是真正的盟邦,而是「一個必然會變心的朋友」(a friend who always betrays)。有趣之處在於,華府也是如此看待巴基斯坦。

冷戰時期,巴基斯坦控扼中國、蘇聯的戰略地位非常重要,1947年甫一獨立,美國便與它建交,利用其軍事基地。1979年至198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美國更透過巴基斯坦軍援阿富汗反抗軍,紅軍因此陷入泥淖,間接促成蘇聯共產帝國垮台,電影《蓋世奇才》(Charlie Wilson's War)就是描繪這段歷史。

1980年代末期之後,巴基斯坦的戰略重要性下降,卻以野心勃勃之姿加入「核武俱樂部」以抗衡世仇印度,美國與巴基斯坦漸行漸遠,時生磨擦。但是,2001年的「911攻怖攻擊事件」改變了一切。

賓拉登(Osama bin Laden)與基地(Al-Qaeda)恐怖組織從阿富汗策動攻擊,接受阿富汗神學士(Taliban)政權庇護。哪個國家對阿富汗影響最大?巴基斯坦。

反恐戰爭取代了冷戰,911事件爆發後不到一個月,美國出兵阿富汗。當時美國副國務卿阿米塔吉(Richard Armitage)警告巴基斯坦總統穆夏拉夫(Pervez Musharraf),如果不與華府合作,美軍的狂轟濫炸會讓巴基斯坦「回到石器時代」(back to the Stone Age)。巴基斯坦要不要合作?當然要。

但是美巴雙方的反恐戰爭合作從一開始就是各懷鬼胎。美國與神學士有血海深仇,但巴基斯坦軍情國安體系與神學士淵源極深,從蘇聯入侵時期就密切合作。阿富汗的主要民族普什圖人(Pashtuns)約有3070萬人定居巴基斯坦西北部,是阿富汗的兩倍有餘,不難想見他們對美國入侵阿富汗的觀感。

因此巴基斯坦在因緣際會之下成了一個「雙面國家」,一方面接受美國鉅額軍經援助,提供美軍後勤補給所需的領空、港口、公路與鐵路運輸;一方面「養寇自重」,暗中援助(或放任)神學士、哈卡尼網絡(Haqqani network)等極端組織,維持自家在南亞地緣政治的重要性,以及在阿富汗的戰略縱深(strategic depth)。

近年巴基斯坦境內爆發刀起伊斯蘭教極端組織攻擊事件,迫使政府加強軍事行動因應,但仍然是選擇性清剿。換言之,這些組織只要將矛頭對準美國(或印度),還是可以在巴基斯坦安身立命;美國的確是如川普所說,當了十多年冤大頭。

2011年美國鎖定賓拉登窩藏在巴基斯坦北部的亞波特巴德(Abbottabad),出動特種部隊擊殺,從頭到尾瞞著巴基斯坦政府;亞波特巴德離首都伊斯蘭馬巴德(Islamabad)與軍事重鎮拉瓦品第(Rawalpindi)只有兩個小時車程。

但是美國可以撒手不管、一走了之嗎?恐怕不行。如果華府是要以斷絕金援來對巴基斯坦施壓,恐怕只會對其國內民族主義情緒火上澆油,迫使原本根基就不穩的政府強硬面對。

巴基斯坦近年與中國越走越近,積極參與中巴經濟走廊、一帶一路等計畫,拿到約620億美元的投資。更何況近年美國援助已逐漸減少,前任歐巴馬總統時期也曾以斷絕援助施壓,但是無功而返,如今伊斯蘭馬巴德當局更沒有理由退讓。

再者,就算沒有阿富汗戰爭,巴基斯坦地位依然重要,美國不能讓它淪為失敗國家(failed state)。原因很簡單,巴基斯坦不但擁有核武,而且發展快速(尤其是戰術性核武),雖說頭號假想敵是強鄰印度,但如果其政經體制崩潰,核武落入極端民族主義或極端宗教組織手中,失敗國家往往是恐怖主義的溫床,再加上核武擴散,後果將不堪設想。

因此,美國還是得繼續當一陣子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冤大頭」,但必須與同樣擔心伊斯蘭教極端勢力的俄羅斯、中國合作,軟硬兼施讓巴基斯坦了解,放任極端組織將是養虎貽患、玩火自焚;同時美國還要儘快結束已進入第17年的阿富汗戰爭,協助阿富汗建立能夠獨立運作的政經體制。

更長遠來看,美國應該大力促成印度與巴基斯坦和解(當然,喀什米爾問題恐怕無解),以釜底抽薪的方式削弱兩國的極端民族主義與極端宗教組織,讓整個南亞地區步上發展正軌。

※本文獲《風傳媒》授權轉載,原文:閻紀宇專欄:這個雙面國家讓超級強權美國「當了15年的冤大頭」